近寐遥喧 +

mass

    我很想取一个美丽一点的题目,但是身处混乱之中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自从scribefire无法登陆后,就没怎么更新过博客,windows那个writter始终没办法喜欢,今天早上突然蹦出个菊子曰,欣然下载,虽然感觉依旧不如scrbefire方便,但是还算不错吧,试试看,主要是名字很美。

    继续说混乱,国庆节后就要搬家,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快又要搬。去年五月份住进来的时候,意识里这儿的日子会很长很长,长的完全不需要打算将来。思想斗争了一段时间还是决定搬,妈妈说那边宽敞点,来个人方便,v爸的意思也是如此。那天在机场大巴上,坐在后面的女孩很凶的跟男朋友吵架,后来估计是她的母亲来电话劝她,她说了一句话,很有意思,“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这句话虽然不算陌生,但是立刻激起我的同感。女方的母亲和男方的父亲,这两个角色很有意思,基本都属于异常欣喜的状态,而女方的父亲和男方的母亲又是差不多一个样子,不愠不火,倒是不存在不高兴,但是也就那么回事。女儿要嫁人,儿子要娶媳妇,把女儿当情人的爸爸,和把儿子当情人的妈妈,心里终归会有些落差,阴阳平衡,这是正常的事情。这次国庆节,v的父母从L城到Y城,然后同我一起回京。弟弟那天在聊天中说了句话,很有意思,当时说的我半天没反应过来,原话是这样的,“。。还是单身。。毛点事多对爸妈~~~作孽”。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基本上都是这个反映,觉得我独自面对他们会很别扭或者尴尬。别扭或者尴尬我倒是没有想过,毕竟相处过几天,后来也通过电话,一直感觉很亲切,就像v给人的感觉一样,性格这种东西还是遗传因素较大的。只是弟弟那句话让我闹心了一阵子,他和彦总是笑话我,老气横秋,毫无朝气,这个我承认,内心里真的认为自己从记事起就处于一种异常成熟的状态,而他们却那么开心,所以有的时候和他们泡在一起的时候,会觉得破除很多禁锢,心里很轻松。这样一来,心里有一个声音,质疑着自己,为何要承担这样的责任,我还是孩子不是吗?不同的声音其实只是让自己更加清醒透明,我知道我一直有些担心双方父母在一起会不会不和谐,都是独生子女家庭,能在一起很开心恐怕是最难能可贵的。还是往好的方面去想吧,担心永远是多余的,it’s written,isn’t it?至于责任这件事情,本身就应该有责任一说,父母为我们做了那么多,这点事情是应该做的,当然,最好是化解成生活中的快乐,大家一起过节,开心的事情。

    自从在网上看见那篇名为《丢掉50样东西,找回100分人生》,很是激动,虽然是典型的鸡汤文章,可是却烧的我一直想要大扫除。这下好了,不收拾也得收拾了,收拾东西这件事情在我的脑子里真的是缺根弦,无奈至极。 今天坐在床边缝扣子,想起武举dd小的时候很自豪的跟幼儿园的小朋友说,“我外婆在厨房里工作”,大家都笑翻了。家务活是不是女人的必修课?像外婆一样,像妈妈一样。印象中小时候,外婆确实从来没有停止过忙碌,洗衣、做饭、收拾房间,一刻不停,到了妈妈,她虽然把做饭的事情转给了爸爸,但是洗衣、擦地、清洁,家里从来都跟洗过一样。而我,我总是归因于妈妈太能干,所以女儿反其道而行之。不会收拾也罢,却看不得脏,挠头啊!慢慢来吧,生活中要学的东西太多。

   从广州回来异常的疲倦,内心也是觉得空虚。背着的书几乎一眼没看,每天晚上拿着遥控器反复的按,得半天闲便在地铁中反复穿梭疯狂购物。最近花销大得惊人,想不清楚原因,该是静下心来的时候了,喜欢内心平静的自己。昨天在v的推荐下看了特洛伊,我号称皮特的粉丝很多年,却没有看过这个片子。豆瓣的评分不高,开始我有些犹豫,v说那都是愤青写的,我说我也是愤青,他说我是愤中。这是一部很轻松的片子,两个多小时下来一点也不觉得长,甚至还有点意犹未尽,可以说看完后浑身卸下了一副重重的枷锁。因女人而引起的战争,忽略人性的屠杀,电影之初的我无法理解这种残忍,却在皮特迷人的长发中逐渐潇洒起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既然死亡是必然的事情,那么用何种方式演绎人生,演绎整个世界,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选择,或者说老天会自己安排。过程的精彩何须遵循什么道理?轻松的度过几个小时更是再幸福不过了。

    Glander今天灰掉了,连搜索它和翻墙字样都无法显示,和谐的力量好强大。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