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媒婆

那天在电话里跟妈妈聊天,说起单身女人一定不要扎堆,不然太容易互相影响,说着说着两个人都笑起来。V算是被我找到了,现在开始有资格说起别人,真是站着 说话不腰疼。单身男人们肯定不知道,他们在单身女人们的话题里是个什么模样。说这些只是因为要给w介绍女友,据说想要我们单位的。w一米七左右,清华计算 机系的研究生,现在某门户网站工作,是v的高中同学,我见过他几面。他们中学那个班叫奥数班,据说都是聪明的孩子,而w居前列,我对他印象不坏,甚至颇有 好感。他穿着很随意,一副赖赖的样子,似乎什么事都满不在乎,比起他们其他同学都要显得成熟一些。这次说女朋友刚分手,托v要我给寻一个,这还真有点难到 我了。这些日子手里虽有大把资源,可是掐指一算,全是80年之前的女人,和82年之后的男生,怎么凑也凑不出一对来。这两年新来的小女生编辑应该不少,可 是又不够熟络。不过,还真巧的很,一大早碰到一个有些交道的女孩,趁热打铁问她的情况,刚开口就告败,不到一米六的她想要找个一米七五以上的,说为了下一 代。总不能以关心她的状况开的口,刚张嘴就哑了吧,灵机一动想起一米八零的L,兴致勃勃打电话过去被告知最好要一米六五以上的。哈,傻了吧,就这样顺藤摸 瓜又找到S,一米七五,我眼中的魔鬼身材,费劲心思还真牵上线了,双方没感觉。这一通折腾!媒婆哪里那么好当啊!不说了,不说了,把我累坏了。

还是讲一下今晚的【浮城游生】吧,噪音,交通,人流,楼群,冷漠,拥挤,机械,争夺,速度,垃圾,城市一切的负面元素都被导演用多媒体的光线和音效搬上舞 台。演出结束后我逃也般的离开剧场,庆幸只有56分钟,耳膜和眼睛被刺激得头直疼。这真是一次痛苦的体验,一路叹息着回到家中。只是没有想到,这会儿坐在 沙发上,听着以前几乎没有注意到的窗外的车流声,突然很想离开城市,到一个没有噪音的乡村。是高中毕业那年夏天一群人夜宿的乡村小学操场,还是某个农家乐 的小院里?怎样都好,只要不在城市。

———2009.9.16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