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第一次用windows live writer写日志,原因很简单,重装系统后scribefire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登陆了。今天领导出差,我难得清闲,给自己放个假,继续昨天晚上持续到凌晨的技术攻关。首先解决写作工具的问题,接下来准备彻底把手机发文的事情搞清楚。随时随地可以发文是件很幸福的事情,有的时候文字在脑子里飘过,不记录下来,再专门找时间回忆时基本不可能有当时的情绪,时间往往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流走。当然,形式上的东西终归只是辅助手段,无论多方便我也写不出x那样的文字,今天他把应邀写的家乡的文字发过来,我开始没有意识到是他的东西,心里还在赞叹不绝作者文笔的精湛,没想到竟是毫不掩饰的拍了一次马屁。

     昨天bss把他这次去印度回来写的文章发了三篇给我看,想在公司的内部刊物上登一下,要我提提意见。BSS满肚子的文章苦于无处发表,他却不愿意表露,文人专有的高傲。我很客观的把自己的意见email给他,一二三四五条,每条都是真实的想法。也是有趣,自从开始写blog后,这双手就死活写不出掩饰性的文字,就像这次回的email,如果是面对面的话,我一定很委婉,见机行事的,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审时度势一定不说。然而信发出后到现在还没有回音,怕是把对方给得罪了,没办法,可能是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了。不知道为什么,bss喜欢写东西,写的东西基本上轮不到我这种水平来评论,可是他却不愿意传到网上,是政治敏感,还是曾经被网络伤过,不明白。他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有很多高明的见解,听众却寥寥,高处不胜寒。我受他影响很深,近日来却在想要挣脱他那里引伸过来的桎梏,比如看电视会变成傻瓜,比如要处处识破商家的陷阱,比如和消费主义决战到底,一个人保持清醒很重要,但是像我等俗人,随波逐流才能获得简单的快乐吧,有的时候快乐是那么的弥足珍贵。

    用完整的上班时间写这些实在是有点罪过啊……今天是九月十五号,但愿下午的交易能够顺利。现在是喀土穆时间早上六点半,v收到我捎过去的东西了吗,还是没起来,继续睡梦中呢?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