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牛街礼拜寺

在北京待了一些年头,第一次听说这个地名。“礼拜四?”起初我鼓起最大的勇气理解为这样的名称,以为北京有一个词藻那么浪漫的角落。后来被校正为“做礼拜”的“寺”时,恍然大悟。车载至此,环顾四周,确认真的没有来过。“牛街礼拜寺初建于明,是回族伊斯兰建筑,居北京四大清真寺之首。”得知暂住这里的人是回民,就不再觉得奇怪了。只是没有意识到现在仍然是斋月,在我强求之下的午餐不知是否给对方带去不便,如真是冒犯实在是有些抱歉。就觉得这个世界不为我所知的太多太多,目光所及的那一点点道理又有多少是可以深信不疑的?

这个周末到现在,夜里十点,基本算是要告别了。情绪不是很好,想不出来为什么。似乎在责怪v没有陪我,想跟他说会儿话他就犯困,等他醒我又该睡了,客观一点的话,这不是他的问题,是时差的问题;似乎是因为被电脑折腾得精疲力尽,新装系统后scribefire死活无法运行账户,而计划利用新机器解决手机发blog的问题仍然处于云里雾里,还有累折了腰买回来的电脑椅只让人叹息国货不争气……房间有些乱,夏秋交接的季节应有的大扫除被我一拖再拖,没有办法,工作日又到了,管理好自己的时间竟然那么有难度。好吧,去睡,武志红在书里写到,“作为一个凡人,你需明白,事情永远是两面性的……”情绪也是如此吧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