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

在北京,被如此之多的爆竹声环绕似乎还是第一次,恍然间以为在家里。立春之后,气温很明显的有所升高,坐在客厅里,敞开棉睡衣也不觉得冷。插上耳塞,听蔡健雅的歌,心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这个书名我个人以为很失败,赖明珠所译为《关于跑步,我说的其实是……》。不知是自己有献媚于权势的心理作祟,还是说后者确确实实比前者高明,就因为书名我原本是没有打算买此书的。那天带弟弟去五里牌书店找足球周刊,被店员指引至十米开外的另一个报刊亭,我借机留在店里翻翻书。五里牌书店的老板和爸爸相识,因此我听说过她的故事,这个不足一米五的女人,坚守着这家书店十几年,相当不易。门庭若市的书店看起来是以儿童教辅为主打,但是里面文史哲的书籍却一点也不赖,我以为这在一个地级市是一种很聪明的经营策略,书店里的店员很温和,让人感觉很舒服,也许不权威,但是我觉得这是岳阳最好的一家书店。每次逛好书店都会想要买书,自嘲为为行业做点点贡献,内心深处其实是以此表达对书店老板的敬意,这年月开一家好书店真是很难。我在架子上翻看村上的这本新书时,弟弟走了过来,说,“《海边的卡夫卡》看完了没有看懂”,我笑着说,“看的过程有所体会就好,不存在看不看得懂”,这是我这些年对于书籍、电影、音乐、艺术展等事物的认识态度,可能也算是自身的一个开脱吧。我站在那里翻书,跟他解释因为不是林少华翻译的,所以不想买之类的,没想到他说,“买吧,我送给你。”于是这本书还有塞林格的《九故事》就是这样纳入囊中了。边逛街边翻书,算是松了一口气,还好,翻译的不算太差,读起来还算流畅,或许也是因为这种散文的形式容易阅读,这本书两三天就翻完了。从开篇的好奇,到兴奋激动,再到最后的平淡,不管怎样,作为村上的粉丝,这本书还是必读的。豆瓣上此书有一篇评论写的某一段十分有趣,“遥望国内无数小文青将其奉若神明,捧着他的小说对书中所述的各种胡思乱想,半颓生活和不靠谱的爱情无限神往,可没想到这个小日本自己却悄悄地活得如此健康,丫实在是太坏了。”虽然村上在开篇就说明此书不是呼吁大家来跑步的,但是,咳咳,刚看40面,我就在店里买了双跑步鞋,被弟弟和姐姐嘲笑了很久。书里列了很多适合跑步听的音乐,一一列在下面,不知能否下载得到。
“满匙爱”乐队的《白日梦》和《满匙爱之歌》、卡拉.托马斯、奥蒂斯.雷丁、滚石乐队的《乞丐盛宴》、《怜悯恶魔之歌》、埃里克.克拉普的《爬行动物》、布莱恩.亚当斯的《至死都是十八岁》
除了音乐,村上还提到了一些作家和书,欧内斯特.海明威、陀思妥耶夫斯基、莎士比亚、巴尔扎克、狄更斯、司各特.菲茨杰拉德的《了不起的盖茨比》
看自己喜欢的作家写的散文是件令人开心也是一件冒险的事情,读到最后我有些失落,吃喝拉撒,生老病死,谁也逃脱不了,活着的意义用各种形式在探求,即便是村上春树,也如此。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