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Everything's gonna be all right!

Everything’s gonna be all right! 
Everything’s gonna be all right! 
Everything’s gonna be all right, yeah! 
Everything’s gonna be all right! 
Everything’s gonna be all right-a! 
Everything’s gonna be all right! 
Everything’s gonna be all right, yeah! 
Everything’s gonna be all right! 

《No Woman No Cry》,当我下班的时候反复听着这首歌不下五次的时候,其实我是在企图安慰自己,数不清连着有多少个周末没有好好休息过了,人确实是累的有些喘不过气来。最近其实有很多可以记录的琐碎,只是一停留似乎马上离我远去,wordpress还是没有去弄好,下面一点零星的文字也是零星的敲在手机里的,没有及时发布,似乎也意思不大,懒得整理随意发发吧。睡了……

“自我”

人一生来就是孤独的…随着年龄的增大,再加上这些年一个人的生活,一方面刻骨铭心于挖空内脏的寂寞,一方面又享受于独处的快乐。

独处绝不等于寂寞。我清晰的记得那是个狂风大作的下班时间,原计划去新建后一直未去过的图书馆,这风让人望而却步。犹豫间已顶着大风离地铁站很近了,风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天的那一边被风刮出一抹蓝天,那蓝色,粉粉的,好看的有如童话世界。那一个傍晚我满心陶醉在去往图书馆的路上。

我一个人拉着行李安睡在不同的角落,北京,上海,还有地图上散落的城市。哪些夜里我快乐而又充实?这次搬家再一次提醒我的东西需要清理了。咬咬牙清掉一些书吧。

我常常感觉内心空虚,常常想人活着为了什么,看着父母一天天变老,弟弟们一天天长大,而自己,闲着也难受,太忙也烦躁,工作,挣钱,花钱,日子过的起腻,又怕好日子溜走,如此反复,心里总是不高兴。

三亚给我的印象不差。我在凤凰机场接机,突然发觉上面那句话几乎被我用在很多我去过的城市。是的,我其实很喜欢出来出差,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很有意思。比如上次去郑州,在郑州大学南门逛的那个名叫城市之光的书店,书店装潢很雅致,挑选的品种也绝对属于上乘;还有宾馆附近那家格子铺,把一间铺子划成一个一个的小格子出租,这种形式据说在香港很流行,在国内也开始慢慢出现,但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三亚我第一次来,但是并未非常期待,原因是工作伙伴令人不愉快,当然我也在努力尝试往好的方面去想事情,只是效果并非每次都好。关于积极思维,又出现一段时间的反复。在开往机场的出租车上为了想明白这个问题,竟然晕乎乎的跑错了航站楼。关于这个问题我是这样想的:从小我就训练自己凡事先做最怀的打算,这样子的话事情的结果总没有想象中的差,人不容易有落差。这样的方式自己认为还是有好处的,但是无形中陷入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而今,反过来训练积极思维,凡事往好的方面想,还是有些不习惯的。

Have a baby or go to school

When I was 27 years old, I was eagling to be a mother or go to abroad to study.”,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