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I am the wind

反复听着x’s blog里的歌,歌里透着坚强和凛然,却又似乎含着些许艰辛,世人果真在满心期待的忙于那春日里的雪佛吗?但愿是这个时节的芬兰太冷了吧,太阳出来,浑身暖暖的时候,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昨天参加p的婚礼,由一群妇联的同志们精心打造,确实是柔情十足。新娘子很漂亮,远远的看着她笑得合不拢嘴,想起爸爸那天说结婚的时候都希望白头到老,所以婚姻要好好经营,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这几年参加的婚礼有点数不过来,总的来说,仪式性的东西过多,不过,对于当事人来说,可能会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吧。

对于结婚还真是没有特别的期待,只是很想要个孩子。好像从去年某个时候开始就很喜欢看宝宝,这是生理上所谓的母性吧,女人到了这样的年龄恐怕都会不自觉的产生这种情绪。当皱纹从生命的另一端远远的跑过来跟我的身体会合的时候,除了接受我没有任何抵抗的办法。是有很会保养的女人,每天早晚各花一个小时拍拍打打,而我最多热情两天,根本无法坚持。衰老是不争的事实。哎呀,我又悲观了是不?没有啊,只是陈述事实而已。衰老并不代表枯竭,远离青春并不代表失去激情,还有那么多梦想不是吗?好好的顺应老天的安排,尽可能的做好自己,不敢说过好每一天,至少一天比一天更多的了解自己,更多的了解这个世界,如此就已很好。

好久不写东西,写起来越来越拖延时间。明天去广州,行李还没收拾,洗洗睡吧。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