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挪威甘菊

我喜欢这个名字,很有味道。有机会一定要去北欧,听我喜欢的音乐,感受那里的人迹罕至。那里是我想象中闲暇的贵族,与大自然最贴近的贵族,不需要拼命的工作却又优厚的福利,城市不大,工业很少,大自然就在身边……一切都是想象,听着藤田惠美这张名叫《挪威甘菊》的CD,内心更是莫名感动。这样深情而又安静的音乐在夜里愈发引起相思。

当我因偶尔的浏览而下载了Google浏览器,并在洗个脸的时间里被告知连同Firefox的插件均已安装好时,我很惊诧。难道早就应该更换成这个图标像个鹦鹉样子的浏览器了吗?我不喜欢用大家都在用的东西,跟着x用ff,还稀里糊涂装了不少的插件,从每次的抓狂到自如,这期间其实学到不少东西。可是,Google会是什么趋势,我不敢猜想。从李开复的新书里,看到他对微软的讽刺,和对Google的赞赏。我一直很崇拜李开复的激励言论,可是这次他这样把个人情感表露出来,我总觉得有些不妥。不过,不管怎样,虽然这次得机会在西雅图微软的总部到此一游了一下,而且天天向上还软广告了微软一期,我不用ie已经很长时间,现在对Google的依赖也已很深,浏览器尝试一下吧,尽管我不喜欢它的图标……

我看深沉也从yo2搬出,哪天我也要搬家。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