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新年已经过了20天了,我的思绪仍然没有意识。
早上看见国营肉铺里上海男人丰富的表情,斜着眼,挤着眉,歪着嘴,嗬嗬,象女人。
街灯以东白雨吻湿双眼瞳孔。莫文蔚的冬至陪伴了我这个冬天,这个女人,我是越来越喜欢了。歌词中是白雪,我想了很多词替代,却没有合适的。说到雨,来上海这些天,雨让我很舒服,皮肤饥渴的吸收水分,似乎是多年的干涸。雨让X走神,而我只有些惭愧,惭愧于思维的匮乏,倒是件好事情,让人感受到一股力量。周末或许去图书馆办个借书证,好好安排自己的生活。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