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本命年

本命年如约而至。
昨晚受伤的眼睛让我忐忑的心似乎有了验证,即使忐忑也要心平气和的接受,去面对。
病了几年的周爷爷去世了,我不愿意去灵堂拜祭,就算死亡是这一生中时时刻刻要去面对的事情,此时我也愿意以眼睛疼为借口逃避。因为我不知道当年前依旧活生生的人现在躺在灵堂里,看上去会是什么样子,而我的心里会产生怎样的激素,所以,仅在此,在心里祝周爷爷天堂快乐。
世界著名大学的系列片又燃起了我心中尚未熄灭的星火,前方的道路我依旧看不清楚,然而没有放弃梦想的每一天,我对自己还没有失望。
“人世中的许多事,只要想做,都能做到,该克服的困难,也都能克服,用不着什么钢铁般的意志,更用不着什么技巧或谋略。只要一个人还在朴实而饶有兴趣地生活着,他终究会发现,造物主对世事的安排,都是水到渠成的。”
饶有兴趣的生活着,即便生命一如既往,冗长,无可解决。
过两天边要离开家了,除了往前走,我们已经无路可退,那就乐观坚强的前进吧,希望有一天朋友告诉我,我的快乐不是伪装的。祝爸妈身体健康!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