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想象中的高潮

  早晨出门,路上还有压碎坎入地缝的红得发黑的玫瑰花瓣。随着光明的降临,夜晚的灯红酒绿已经入睡,熙熙攘攘的人群也像换幻灯片一样变成了跑步晨练的老人们。昨夜,准确来说应该是今晨的梦中,全是那一大把一大把玫瑰花,我的。一场又一场的梦境中还掺着一场春梦,是春天了吧,隔壁的猫也开始变换嗓音的叫唤了。
  我和它们在一起有五天时间。
  第一天,满怀欣喜,虽然(500/1)*20=10000的公式在现实中变成(500/5),但是色泽鲜美的它们,让我可以很骄傲的告诉所有人,我的它们是品质最好的。
  接下来的两天,它们生活在我的想象里,走到街上,我对所有它们的竞争对手嗤之以鼻,它们在我的想象中达到了高潮。
  第四天,我去照顾它们。诚然,时间和空气已经蒙上了暗淡,我心发灰,却依然意淫在明天的辉煌中。
  第五天,cai和lin给了我最大的支持,梦却在灯火辉煌处醒了,恨自己为何要开灯做梦,委实太辉煌。
  睡前我给大家朗诵了一首普希金的诗:“我们的心儿憧憬着未来,现今总是令人悲哀;一切都是暂时的,转瞬即逝,而那逝去的将变得可爱。”
  100朵,晚安,情人节快乐。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