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荡荡悠悠

今天在办公室里拿到波叔叔的文集,集子是他几个要好的同学和燕姨、鸣叔叔一起整理的,出版方面的主要工作应该是他在兰州的那个同学做的。我也曾给这个同学叔叔发过邮件,给了他我手里整理的波叔叔在单位论坛里发的文章,不知道是否派上用途。那个时候我刚把文字从网上当下来,还想整理成电子书发给波叔叔,还没来得及,他就走了。这一走已近两年。
文集前几页有些照片,里面有一张还有我,我很高兴和波叔叔一起存在于这张照片里。听他高谈阔论的日子不会再有,但是曾经有过。文集出来,单位都奔走传送,大家又开始对他的怀念。他走后,我常常听到同事们谈及他,昨天的班车上又一次让我诧异,“谁谁谁,yxb的死,对她打击很大。”彦说,“大家都在怀念他,而且认识的都是不同的他。”这句话说得真好。
周六大雨的那天,我们淋得湿透去看《神探亨特张》,影片里的插曲大部分都是周云蓬的歌,非常添彩。那首《荡荡悠悠》里有一句歌词是这样的,“我的家里还有个母亲她时时为我担心,为了她我还有一点怕死,不敢让她伤心。”听到这一句时,我想起了波叔叔,他选择了他母亲去世后离开那是他的孝道。
电影很好看,据说导演对影片的定位是人民之间的斗争史,为了通过审查,改口为人民之间的何解史。怎样说都好,有意思的是,电影里老六饰演的亨特张的家就在我们住的对面,而抓贼的片儿也是我们常去看电影的地方,所以整部电影两个小时看下来格外亲切。这是题外话,就电影本身而言,视角很接地气,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甚至可以说是底层的民众,大家在高高在上成天不知所云的制度下努力生活着,为了生活,互相斗争,为了生活,不停地奔跑。片子看得鼻子时不时发酸,心疼却无能为力。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