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呼愁

   “呼愁”这个词是在c的演讲稿中第一次听说的。单位今年演讲的题目与读书有关,作为新员工,c按规则要参加,她写的奥尔罕·帕慕克的《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稿子写得非常的美,不枉我的崇敬。

     和c刚认识不久的某一个中午,她邀我和她一起去喝杯咖啡。对于咖啡,我一直没有感觉,可能因为胃不是很好,每次喝完总有些不适,也可能因为那种苦苦的,甜甜的,有的时候甚至酸酸的味道,过于浓烈,又要趁热喝,既不适合消磨时光,也不解渴。再加上所猎的文字均是关于咖啡因的种种不利,所以那天我仅仅是陪同而已。没想到后来却爱上了咖啡。

      我说不知道喝什么,不懂,她说她一般喝玛奇朵,我说那我跟你喝一样的。于是这款焦糖咖啡就这样进入了我的味觉,Macchiato,很好听的名字。c的求学经历和我们这种一路被计划过来的人有些不同,中专后教过两年书,之后自考本科,硕士,然后博士。博士期间还在悉尼和奥地利交流过。正因为此,单位的人力资源部很官僚的提出了一些疑义。喝咖啡的那个时候,c还不能确定是否能进社。c是一个很坦诚又很勤奋的女孩,说起她曾经的经历,那些好的和不好的感受,毫无掩饰,对于这份工作,她的态度也是随缘,没想要去找谁说说,或者其他努力,如果来不了这里,她可能会去一所大学,虽然不是名校,但是也有富足的待遇。我没说什么,毕竟哪里更好,只有自己经历了才能知道,而且A或B这种选择往往无法比较,随缘是最好的方式,这也是我所喜欢的。

      关于工作的选择,我已经不那么纠结了。已是九月,去留也就这两个月的事情。很多事情想多了反倒复杂,放在一边,等待它的来临。这些天,我总是在和自己说一句话,我会怀念这一段日子的。悠闲,自主,充实。这难道不是生活最高的追求吗?何尝不是。只是事物是千变万化的,现在拥有的不代表永远能够拥有。纠结的那些天,我脑子里不时的出现那本叫《谁偷了我的奶酪》的书,这种书虽然是被不齿的,但是那里所展示的激励符合我骨子里的悲观。奶酪不是总有的,提着鞋子随时准备上路。于是,当机会出现在面前,我不该犹豫,不该留恋此时所拥有的一切,对我关爱有加的领导,友好而又优秀的同事,清闲的工作和学习的环境。只是能去与否不能自主,只能听天由命。

 用菊子曰博客,就是爽!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