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爱上逛街

      逛街是一种生活方式,打发时间的方式。时间这个东西,有趣的很,同样二十四小时,可以忙得东奔西跑连睡眠都不足,也可以闲得睁着眼睛无所事事无聊透顶。V回来之前,我的状态基本属于后者。一个人生活第八个年头,尝试了很多打发时间的方式,比如考试:托福,GRE,研究生,出版,回想起来还真只是打发时间而已,这么多年真正考过修成正果的只有驾照;再比如上在职研究生班,健身,美容等等。我总是企图给时间赋予某种意义,殊不知给自已郁积了一身的闷气。当然,我并不想否认过去,只是,V回来后生活出现了另外一种全新的方式。时间从未象那样全速运转过,两个人在一起,有那么多事情可做。现在,当我只身一人坐在商场的快餐店,回想起过去的两个月,象是一个打包的文件夹,完整而又孤立,那么快,我们又分开了。
     今天,是V离开的第四天,周日的夜里。闷得有些坐立不安,骑车到附近的商场解决晚餐,一进商场心情突然好起来。这两个月和V几乎逛遍北京的大小商场,他那么能逛,实在是把我这个平时不把逛街纳入打发时间方式的人逛得要趴下了,心想以后正常生活了,各自找乐才好。而今天进商场却一下子觉得亲切得很,其实既然是个消费的时代,又何苦刻意去拒绝商品呢,我是受bss影响太深了,琳琅满目的商品也是世界的一种美丽吧。有意思的还在后头,刚要走进快餐店的门,撞到H和公司一个女同事,他们刚吃完往外走,我有点惊讶的打了个招呼,那个女孩子明显有些尴尬。坐下后我歪着嘴巴笑了一阵子,前年的这个时侯我在日记本里问自己,真的是要结婚了吗?后来的某个时候我好像提到H在以当时追我的方式对待某个女同事,今天又让我看见这一幕熟悉的场景,真是让人有点@#@¥,好吧,我承认,是庆幸。
     我竟然怎么也想不起当时我提到的某个女同事和眼前这个是否是同一个人,这两年记忆好像出了些问题,是不是跟工作压力有关,难道是年龄的关系?比如说,蒙古包被记成帐篷,比如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西雅图,哎,这真不是我所希望的,我曾经是能反复咀嚼细碎的人哪!如果可以,我还是希望工作可以悠闲一些,留出精力可以多做一些别的事情。
      新换的主题遭到了X的表扬,确实是不赖,嘿嘿。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