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Blue Gate Crossing

      梦里挣扎着,费劲脑汁也没有想起V来,这样说也不对,应该是死活没有想起我的男朋友是谁。天很蓝,场景是高中学校门口那条路,当然是旧时的模样,绝非如今白日里变成旅游景点后魔幻般的喧嚣,和夜里人去楼空后的寂寥。其实说那条路如今变成旅游景点也不妥,岳阳楼在那里已经久得不能再久。两年前,大拆大建,一个被人们称之为“不去一辈子后悔,去了后悔一辈子”的岳阳楼被立体开发,那条街上的岳阳楼宾馆,二医院,居民住宅区等等都被一一拆掉,重建起来被赋予了一个极其古老的名称—汴河街。我并不讨厌修好后的街道,湖边的古诗词更是让人觉得这次的工程总算是没有让岳阳人民失望,只是心里总是有些空空的,是啊,儿时的记忆永远只能在梦里了。梦里同坐在公交车上的有一个是同事,还有一个是小时候的邻居,身份却好像是在职研究生班的同学,萍水相逢淡得不能再淡的关系。女孩在说她的男友,我则开始使劲想我的,醒来前的最后一刻确认,是一个瘦长脸庞的人。
      醒来后心里很踏实,一丝连自己也无法察觉的会心一笑在心头蔓延,V是上天安排给我的礼物吧。他回国这短短十八天的时间里,我们用神舟飞船的速度彼此熟悉,熟悉对方的身体,生活习惯,父母,姑叔姨舅,成长的城市……一切都很好,可是,我却一直有种琢磨不透的情绪。那天在长沙,中午他多喝了一点酒,酒后的V话很多,他搂着我,微醺的眼神,突然说,我们回北京去领证吧……当时在国航的办事处,弟弟也在一旁,我有些慌乱,甚至有些不悦,只想让他赶紧清醒,恢复常态的腼腆。这件事情后来被证实,人在陌生的环境是放松的,或者说是放肆的,就像我在他的家乡也被他一次又一次的制止同理。关于结婚这件事情,我一直没有搞明白自己心里是怎样想的。见面一个月把婚事搞定是件疯狂的事情,给人感觉很牛B,是我喜欢的非常态,非主流;而且做为一个近三十的女人,多年来一直苦思冥想为何嫁不出去的剩女,能搞定这件人生大事确实可喜可贺,双方的父母也会因此而放心。然而从梦中醒来的我突然意识到,是内心的那个自己还想再多一点时间谈谈恋爱吧,虽然V不像是婚前婚后天使魔鬼的男人,但是老天是否会愿意满足我的那一点点虚弱心呢?不知道,还是有点害怕,怕自己亲手葬送到手的幸福,婚姻有可能会挡住命运里注定的一些变数,再说吧,it is written。
     爸爸一大早就发短信问我感冒好些了没有,昨晚他甚至要打电话给姐姐,叫她来照顾我,弄得我再不敢轻易透露身体的不适。这次从广州辗转北京到兰州,非常时期的感冒把我变成一个地雷,连自己都不敢保证是不是会爆炸,只好安慰自己,没有高烧,没有咳嗽,衣服穿的少,天气干燥,风寒,风寒而已……今天还是去趟医院吧,确诊一下比较好。如果……那罪过就大了,这两天可都是二十个人同桌吃饭的阵容啊……Jesus
     很久没上豆瓣,登陆后发现有三个朋友邀请,一个叫桌子,我毫无疑问认定是caicai,这是她的另一个id吧,可是进她的主页后却产生怀疑,是她吗,应该是她。只是她离开北京去杭州生活后,我们的生活会出现不交叉的陌生,这也是正常的事情。还有一个叫poppy,v的好友,之前听v说她看了我的博客,笑得不行,呵呵,say hello to her。那天和v讨论晒幸福的事情,他觉得我的博客太高调,我承认,这里的我尽量做到毫无掩饰,和平日里有很大的反差。原因很简单,根据我爱啦的客观数据分析,真正陪伴着的只是几个无需避讳的ip,一起走过生命的痕迹。
     雷雨交加的清晨,虚弱的身体被汗湿透,已经到来的周一理论上是极其繁忙的一天,或许可以自我一点,工作再重要也比不过自己的身体吧。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