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摇摆

    很久没有写点什么,因为心魔乱舞,无法安静。
    所谓的相亲以对方的感觉缺少缘分为由结束了。缘分就这样活生生的插入了我的生活,一个只见过我一面的人就可以赤裸裸的摆出缘分二字,我回复说:收到,谢谢!
    这场无聊的游戏是结束的时候了……
    我以为真诚和直截了当是我这把年纪的必要之举,别人却说男人是以貌取人的,要取悦就要装扮,我不否认,可是也不需要取悦;
    我以为自己不算愚蠢,偶尔还很灵活,别人却说我的脑子思维混乱,属于孺子不可教也,经历的考试和博弈让我开始承认这些,可是我告诉自己那就笨鸟先飞吧;
    我以为我的梦想是人文关怀,别人却蔑视的回答我,我是没有资格对别人进行人文关怀的,我意识到自己的薄弱,意识到他人需要的是自身的机会而非我想象的温暖,可是谁又来阻拦我追求自己内心的温暖呢;
    太多关于人生的疑惑,太多的解答方式,提问的人满怀虔诚,回答的人推心置腹。我在多元的价值观前摇摆,犹如诗中所讽刺的墙头草,在摇摆中怀疑自我,在摇摆中模糊不清,在摇摆中成长,草嘛,总不至于被风吹断吧。如果按照岛上的人所说,风是按量分配的,这个时候的狂风也是上天的恩赐,有风的时候摇摆,没有风的时候该是寂寞了。怎样也好,幸福与我无关。
    听起来有些过于悲观,有何不可,把自己放在最低端,匍匐在地上总不会跌倒吧。是怕跌倒所以低调悲观吗?
    是。
    接下来的生活,没有需要放弃的元素,锻炼身体,看书,学习,写写画画,听听音乐,看看风景,自言自语,呻吟,抓狂,保持微笑。
   “道理只是道理,人生就是人生,别人的道理再高明也不能代替自己的人生。”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