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我不知道

榜上的音乐无一例外让本身就躁动不安的心更加的聒噪,于是点击进入欧美音乐,随意的选了BabyFace,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

两顿辣椒让我彻底的败下阵来,胸腔以上直至头顶都火烧火燎。脸颊发红,嗓子干疼,鼻子冒火,目赤耳鸣,黄脸上清片上的典型症状。昨夜和好友深谈过后,大脑又陷入了极度的混乱,真恨自己怎么总是这样摇摆不定。关于精神和物质,关于生存和理想,关于逃避和追求,我在无法说服别人的同时,其实是又一次开始了没有限度的自我怀疑。记得有天夜里发消息给F,“物质贫穷和精神贫穷哪种更可怕?”,他回答说,“这应该你自己来回答吧。”我笑了,他总是这样直逼我的心灵,何尝不是呢?这样的问题完全要看自己的答案,谁的道理都于事无补。我一次又一次的坚定信心,随之而来又一而再再而三的否定自己,其间的痛苦说来都是自找的,几乎每一次我都重新坚定了我的心,然而每一次又都被强大的现实击垮,这条路上的人太少,我频频发问的对象绝大多数都在劝我回头,而他们都是爱我的亲人和朋友。睡前思来想去,头疼欲裂,原本打算第二天以打球的运动方式来释放自己,不料清晨却在淅淅沥沥的雨声的陪伴下醒来,下雨了。雨把天下的很阴,偏偏家里又停电了,我坐在窗前,昏暗的光线照在《洛丽塔》上,眼睛有些吃力,干脆放下书看起落雨来。窗外几只野鸟照例飞来吃妈妈放的米,这些鸟儿在我离开家读书后一直来吃食,我把他们当成我的弟弟妹妹,希望他们能好好的照顾爸爸妈妈,至少每天能来转悠转悠吧。

经历了大学同学结婚生子的风暴后,高中同学也一个接着一个喜结连理了。该来的都会来吧,不然又能怎样?我只能随着这颗心,尽力过好每一天,我心向往的每一天,谁又能告诉工作五年后依旧充满幻想的我该如何憧憬未来呢?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