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新年第一天

    “历史并不会在某个特定的时刻发生什么,只是人们习惯一个开始”,还是这句话,南方周末二○○四年的新年导读。
    “一年又过去了……”话里话外只有平静,心还在那里,它鲜活着,清醒着,因此不因这一开始而兴奋或者感伤。
     混乱的作息时间,有顿没顿的充饥之食,呛人的烟雾,电视里开始欢呼的那一刻我突然开始烦闷不安,梦想真的是因为遥远而美丽吗?穿着拖鞋出门,几天不照镜子,不穿内衣,没有伪装的笑容,其实一切形式上的轻松仅仅是内心的反射而已,如果内心可以平静,我和我所追求的会越来越近的。
    生活还在继续,我等待我的新年,我的开始。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