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我是那么软弱

清晨起来,朝东的卧室已经洒满了阳光,我拉上窗帘,打开电脑,突然很想听万芳唱歌。每次听万芳唱歌,灵魂都能被这个女子击中,这个长得不很好看,声音也不很好听,又非原创型的歌手,她的歌声却那么独特,渗入人心。

睡前给X去了个短信,想问问他关于婚姻的问题,其实是心中有疑惑,想听听朋友的声音,可是不知那头的他在忙什么,寥寥几句,作罢。前些日子,我曾对彦大声呼喊,“现在一点都不想谈恋爱,最好是直接进入生活”,彦说,“生活很累 还是恋爱好~ 哈哈~ 自由的恋爱 像当学生时一般”。那时的她处于两个人朝夕相处的阶段,而那时的我被爱情弄得筋疲力尽,苟延残喘。

此时,当H一点一点的占满我的时间时,我对自己笑了,是不是当时的呼声传到了上天的耳朵里?可是,这就是我要的生活吗?

难道我只能选择让影子死去,把心丢掉,无悲伤也无快乐的活在世界尽头,抑或形影相吊孤独的活在尘世?在世界尽头的围墙外到底有没有那片森林,冷酷却内心自由?

把一切交给时间,把一切交给命运吧……我是那么软弱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