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完结篇

我对H说:“你确定你能够接受我的一切吗?”

他说能够。

“我是有过去的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指的是……”

“我也是有过去的人,这也是我一直没有问你的原因。过去就让它留给回忆吧。”

……

这是一个很完美的回答。我不止一次跟自己说,永远不后悔,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上天的安排。不纠缠过去,让彼此保持个体的完美,这是我对H最后的疑问,他给了我一个满意的回答。

于是,也到了关闭这个空间的时刻了。

来过这里的朋友屈指可数,慢慢的回想竟有些鼻子发酸,都是能让我的灵魂自在遨游的人。

X是带我来这个空间的人,我和他,想起来竟是十二年的交情了,当然不算小学时的相识。他开博的时候让我跟了一把风。于是这一路走来,他一直在身边。回复的最多的是他,虽然也不多,但在过于寂寥的这里还是帮忙热闹了几回。这份友情已不需要多叙述,关掉这里转移空间也是他的建议,我接受,并且继续跟风。

Tsai来过。我知道她有些鄙视日记这种东西,怨声载道,全是垃圾。她因此关掉了我认为很好的她的博客,再加上云游四海,估计是早已把我这里的地址遗忘。当然,这不重要,这个我生命中最最有趣的朋友,祝福她,希望她能够顺利的追求自己的内心。

彦有一天说起我文字里的一些事情,着实把我吓一跳,我确实忘记自己何时把地址给过她。她平时看起来无话不说,调皮又放肆,但是我总觉得她把自己的内心包裹得很深,至少我无法触碰到。希望这次她能够战胜一切困难,战胜自己,我在北京等她回来。有她在的北京多一份踏实,虽然我永远猜不出她的行踪。

Y来这里的时间不长,结交她之后我很干脆的把地址发给了她。这么多同事,她是唯一知道这里的人。这其间的含义也不需啰唆了,能成为朋友的同事在这世间也是少数吧。真的希望漂亮、聪明、贤惠而又温柔的她能够早日找到保护她一辈子的男人。

F。那一刀下去之后,我和他就像站在地震后裂缝两边的人。刚开裂时,彼此还有过几次试探性的交流,随着时间的逝去,裂痕越来越大。到今天,我几乎已经看不见他的身影了。不知道他后来是否还来过这个空间,不管怎样,感谢他曾经给予我的力量。

黑舞,这个面对面奚落我的文字,同时也奚落我这个人的男人,我想一定再也没有来过这里。但是,我依旧承认他的才气,依旧感谢他教会了我zw,这是人生很重要的体验,至少到现在为止是的。

爸爸妈妈,他们也是来过这里的,我在他们的目光下长大,自由自在的成长,我的灵魂愿意和他们分享。只可惜,他们会把这里的文字打印出来不停翻看,却没有更新这个概念,看过那一次之后似乎没有再浏览过,即便我把地址放在家中电脑收藏夹里,他们也没有想起来再去看过。也罢,都是成长中的琐事,阴郁居多。倾注我所有的祈祷,祝愿他们身体健康,平安快乐。

他从来没有来过这里,而这几年来我的灵魂几乎被他占据,文字也因此多与他有关。我曾经问他想不想看我的文字,他说不看了,不敢看。

如今,新的生活似乎是要开始了。新生活并不代表没有烦恼,并不代表灵魂会改变,生活状态的改变也许是家人和朋友都希望的吧,包括他在内。

就到这里吧,例行公事,感谢blogcn。

我的新空间[http://hi.baidu.com/%BD%FC%C3%C2%D2%A3%D0%FA](http://hi.baidu.com/%BD%FC%C3%C2%D2%A3%D0%FA),暂无文章,等待USA归来。愿朋友们同在。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