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我们的纪念日

写这篇日志的时候我打开范玮琪的《我们的纪念日》,试图用这首歌带来些灵感,可是那激昂的旋律让我烦躁。so常说范范的歌很好听,她还说在ktv唱起她的某首歌唱得想哭,我找来听过,却没有感觉,这就是世间事物的缘分吧,不得不信。

于是我又打开万芳。喜欢万芳的人并不多,她的声音也许并不很好,还有人说她唱歌走调,可是听她的歌我能感受到她的心。如果她再来北京,我一定还会去,还有谁的歌我几乎都会跟着哼,还有谁能让我边唱边流泪?在w城的公交车上,看见飞屏预告万芳的演唱会,好亲切。

这次在w城出差三天,第一天早上从家赶过去,第三天晚上坐火车回北京。这几天里结识了一个女孩,84年的,见面不到五分钟,她就开始给我们讲,她和她丈夫的故事。她语速很快,信息量很丰富,逻辑性又很强,我们几个女人津津有味地听着她绘声绘色的表达。话题从算命开始,据说有个算命先生精准的说出她的两任前男友,同时还预测她的丈夫在今年底明年初会有桃花劫,而她有可能因此和他丈夫离婚,如果要破除此劫唯有尽快生子。离婚这个话题对于几个并不熟悉她的女人来说自然很重口味,她于是开始给我们描述她嫁的这个富二代脾气如何的不好,性格如何的偏执。饭后的近两个小时里,她在不停的说,我开始一直饶有兴趣的听,因为身边很少有人如此直白的叙述自己不够满意的生活。听着听着我移开了人群,人啊,没有无缘无故的人生。在我已经把注意力从她的身上转开之后,她开始问身边仍然在听故事的人,她要不要离婚。不离婚,她要忍受这样的人一辈子,她说她肯定受不了,离婚呢,她怕她已经快30岁,又是离异,再找一个人是否就比现任好,当然,还有现在富足的物质条件。这样的问题去问刚认识她几个小时的人自然听不到她想要的答案,而且这种事情答案其实早已在她的心中。最近的一两年,我感觉自己开始慢慢地领悟一些类似于禅的道理,比如因果,比如外界与内心,具体我描述不好,因为没有去读过这方面的书籍,但是我隐约觉得自己和佛教有那么点若隐若现的联系,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进一步的接触。

今天是我和v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17号那天,v的父亲发来短信,祝贺我们结婚一周年。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从北京到兰州,兰州到岳阳,岳阳到北京,北京飞巴黎,巴黎坐火车到依云,依云坐船到地铁在斜坡上的洛桑,洛桑到开满鲜花的小镇埃蒙塔尔,埃蒙塔尔到瑞士的卢塞恩,在卢塞恩去了阿尔卑斯山脉的铁力士雪山,从卢塞恩到德国童话般的小镇罗腾堡,再由罗腾堡坐火车到纽伦堡转大巴到布拉格,布拉格经停巴黎回北京,转了一大圈。大人的眼里那是正式的结婚,而我们的心里结婚是领证的那一天。从认识到现在,我们也有过几次争吵,但是大部分的生活还是很舒适的,两个人在一起互相依靠,又彼此独立,这是我们都想要的生活。希望我们能继续努力,过好上天赐予的每一天。也希望家人和朋友们都能健康幸福。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