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南方与北方

C在她那篇令我敬仰的演讲稿《东方与西方之间》里提到,诺奖第一次将一个作家与他生长的城市联系在一起,伊斯坦布尔对于帕慕克,就像卡夫卡的布拉格、普鲁斯特的巴黎、博尔赫斯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我当时听到这样的语句,绝对有被震撼到。虽然后来为了写这篇博客而确认哪个城市和哪个作家,搜索了一下,有点诧异的发现原来这些文字并不都出于她的笔下,有点小失落,但是想想也无伤大雅。

于是,那一天,我坐在w城的某咖啡书店突然编起了长句子,”参差咖啡书店于武汉,对我来说有如万圣书园于北京,经典书店于重庆,城市之光书店于郑州,晓风书店于厦门,闽山书社于福州,先锋书店于南京,不是书店于青岛……“,这些书店也许并不是这些城市里最好的书店,但是他们大部分都是我在独自出差的时光里锁定的目的地。我用豆瓣或者大众点评找寻到它们,然后用Google Map搜索最好的公交方式,从“我的地点”走到终点。最近这一两年出差机会变少,每次出差时间又还比较宽裕,我开始喜欢坐公交车前往这些书店,仿佛这咣咣铛铛的公交车能够在这陌生的城市里需找到一点点我的存在。

作家与城市,书店与城市,经历了国庆七天,这个排列还可以继续,那就是饮食与城市。早、中、晚的面食到第三天中午,我终于忍不住了,在某以小吃闻名的茶餐厅点了份炒饭。其实各种食物早已填饱我的肚子,那份炒饭更像是一场宣誓。点完后大家都笑了,大家包括v,v的爸爸和v的妈妈。面食对于西北人就像辣椒炒肉对于湖南人,那几天我深刻的体会到我父母在京住的那些日子里,恨不得早中晚三餐的辣椒炒肉对于v来说是怎样一种感受。

岗位调整的事情终于进入操作程序了,申请表上有一栏“申请调动原因”,这让我费尽了脑筋。中午,一个人走在马路上,虽然没有灿烂的阳关,但是深秋适宜的温度仍然令人感觉到舒服,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没有办法想象。我只知道,做为一个工作十年的人,刚花两年适应了一个新的环境,又要卷起裤腿进入另外一个新的环境。抛开所谓的积累,从头开始,其实不是一件坏事情。人生中会遇到很多从新开始的瞬间,曾经的拥有不是财富,真正的财富是追求的过程中的感受。祝你好运,亲爱的我。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