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我们在风景中奔跑

奇怪的blogcn,字体总不在我的控制范围内;奇怪的紫光,无缘无故的打不出中文了。遇到了困难后我很少憋着劲前行,我会放任小得看不见的字体,或者是换一种输入法。金牛座的固执和随遇而安有的时候连我们自己也不知什么时候会替换。比如这次去锡盟。

Tsai说:“我们去内蒙玩吧。”

我说:“好啊。”

于是我们就出发了。

出发前我码了点文字,记载临行前的忐忑,如今满载着快乐安全返回再回头看,知道自己总是过于忧虑,这是一种悲观主义的生活方式吧?只是失落不会太大而已。

刚回来那几天连梦里都是蓝天白云、牛羊马狗,直到昨天工作上轰炸式的烦躁终于使梦境被恼人的数字填满,这倒也好,平静点心情,记录一下行程。

当然,仅仅是记录。去了那里才发现,我所具备的文字和照相本领都无法展现我的视线和心境,当时只觉得一切非感官的东西都过于矫情,我抛开一切,只是感受。

星星

我甚至被它吓着了,几乎不敢多看一眼,不敢盯着长时间看,觉得它们像是要侵占地球。后来听广播里聊天说有个城市里长大的孩子,七八岁的时候父母带着出去玩,看到满天的星星时吓得哇哇大哭,呵呵,就是这个感觉。那里的星星那么低,悬在半空中,斗大一颗,闪烁着。半夜的长途汽车上,人们都疲倦的迷糊着,我们两个人忍不住地尖叫,从未见过这种场景的我们兴奋得手舞足蹈,那可手摘的星辰哪,那一场冰冻了的大雨啊!

公共厕所,哈达茶餐厅,奶茶,奶豆腐,贝子庙,敖包,烟叶,水果店里的出租车,紫兰沟,草原里的路,青海他哥的马,青海家的牛,羞涩的摩托车,塞汉娜,金珠,晚霞,蒙古包,站起来的马,沙葱,蘑菇……

太多太多新鲜的元素,太多太多动人的故事,热情的内蒙人,可爱的蒙族孩子,雄姿英发的蒙族小伙子……没有喝酒,我们却醉了。

约好了明年那达慕,去看摔跤,赛马,去喝酒,唱歌。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