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在那场激烈的大雨里

在我看来,感冒的晕和喝酒的晕有点像,不同的是感冒的往下走,喝酒的往上走。

槐花终于开始败谢了。今年夏天,当槐花异常灿烂,花开花落时,我问朋友们原因。有的人说全球变暖,有的人说槐花发情了,我以为是奥运工程中的一项,总之,今年的槐花引起了路人的极大关注。槐树的枝叶原本就是茂盛的,在深绿色的树荫下朵朵黄色的小花纷纷飘扬,美得让人赞叹不已。槐花进入我的脑海是因为残雪的小说里那个自闭症的女人,她吃花,看人吃花,有点阴森森的。其实我是不愿意提自闭症这个词语,我想自闭的人一定是有丰富的内心世界,或者是过于关注自己的感觉,把它上升到疾病的程度,是因为会影响到人的生存吗?世界本来就应该是五光十色的。

昨天那场激烈的大雨终于把感冒带给了我。很久没有感冒,不是件好事情。说起那场雨,真是前所未有,我原本想要淋点雨冲淡一些心情,没想到走在雨里,还谈何心情?雨水顺着眼睛往下淌,以一秒钟抹一次的速度都极大的妨碍着视线,地上的积水没过脚踝,挎包里都能倒出水来,身上自然是没有一处是干的,大动力的淋浴!

如果结婚,生孩子,生活一定会变个样子。这几天,弟弟住我的宿舍,我像带儿子一样忙上忙下,不亦乐乎。我想生育一定会让人有所改变,养儿育女在某种程度是一种自我丢失,丢失后重新寻找,或者改变。没有自我意识的时候时间是过得很快的,倏然间,八月已至。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