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Hey,You

久不来此,blogcn又有了新面貌
      
       Dream in a wishful way…

是有很久没有更新blog了,工作日常繁琐,宿舍里没有网线,这些都是客观原因。主观上的自然是主要原因。

连着两个夜里收到短信,我看到了,但是不想回复。在这里做一些解释,不知道是否能传到某一颗心上。这些日子以来,精神世界里的有些光环慢慢的暗了下去,跟光环本身无关,跟眼睛有关。眼睛直通灵魂。这确实是很无奈的事情,对彼此都是。那就统一思想,交给时间吧。

日子倒是有趣起来。新搬的房子住起来很舒服,淋着雨的星期六在自行车上透着新鲜的香山,新接触的户外行,厚重的图书馆,漂亮的裙子……

两年之后,做杭州小笼包的年轻夫妇还在忙碌着。只是因为隔壁的家常菜也开始做起了早餐,他们的脸上多了更多的笑容,招徕生意的笑容。早上我接过包子,还没来得及说谢谢,收钱的手已经很愉悦的向我道谢了。

 

《南京》

不得不承认,当镜头转向今天南京的车水马龙,当“谨以此片献给张纯如女士”的字幕出现在银幕上,当影片在沉重的音乐中结束,当剧场的灯光一反往常地逐渐变亮,我特别想找个没有人的地方痛哭。观众慢慢的离场,死一般的沉默,意料之中的沉默。

并不是一部拍得非常好的纪录片,大美国主义的视角甚至让人有些反感。过多的演绎,过多的西方英雄主义渲染,连片中中国老人的叙述都有被强迫的痕迹,这些让台下的我有些不太舒服。然而,也许正因为不同的视角,侵略者和被侵略者之间的情感偏见在某种程度上被消除,影片所呈现出来的主线也就更显真实些了。

恰好睡前醒后手边《天涯》的第一篇文章是张承志有关日本的文字,文章从头到尾他一直在强调他的思绪很乱,也无力突破前人关于日本文字的束缚,但是就是这样一种复杂的情绪恰到好处,作为中国人都能理解,从鲁迅和周作人就开始了。

弟弟看完片子后说没劲,我明白他的意思。十四岁的弟弟从小就喜欢历史,对历史知识的熟悉一直让我汗颜。但是他说他最不喜欢中国近代史,我起初不理解,以为只是小孩子的偏好而已,过了很久他说,中国人发明的火药,然后被别人轰炸。顿时我明白他的意思了。就是这种感觉,男人被刺刀或机枪杀死,女人被强奸,土地上挂满了敌人的旗子,就是这种感觉,心痛,悲哀。

地球是平的,我们会大同?伊拉克得了冠军,韩国人质又被杀了一个,民族之间复杂的情绪何时才能清晰,也许只有地球、宇宙或者更大的场能告诉人类,人不过是一个物种,仅此而已。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