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又开始担忧工作的事情,夜里醒来反复想着几个月后可能会发生的变化,心里极其不安,矛盾不已。

我一直在逃避去做外语教材的市场工作,直到一个月前领导找我正式谈话希望我能够过去,那个时候子宫里有个胚胎,这件事情很顺其自然的被挡过去了,我当时很高兴,觉得是上天的安排。只是,好景不长,一切又回归原样。

所谓的回归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所有书里写着会出现的症状都逐一发生,而后,一切又回归原样。生命是个神奇的过程。体验这一遭后,身体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心理自然同样需要时间进行调整。v其实和我一样,虽然尽量的保持乐观,内心的失望却是真实存在的。Y那天很认真的告诫我要远离电子设备,加强锻炼身体,她的亲身经历让我很受震动。于是,我从内心开始准备坚持锻炼。

刚开始下决心把身体放在第一位,又在办公室听到调整岗位的事情,心中的不安不知该往哪里放。

原打算打退堂鼓回发行,Q却说这个时机不好,她总是希望我在工作上能更有发展,能做些有意思的事情。但是在国有企业,想要做所谓有意思的事情哪里这么容易,这个理由都那么与环境格格不入。出身好的可以好好混,打份工的辛辛苦苦拿个饭碗,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谈何容易?马上就快到一年,我仍然没有融入到新的集体,自己的内心似乎也没有长留此地的想法。这么长时间了,我还不能完全叫出所有人的名字,也还没有和任何一个同事深入交往,上班之余接触的还都是以前的同事,我不知道该如何和她们相处。

而且,我还没有找到自信,从专业的角度永远也没办法赶上,市场的层面呢现在所做的事情又非主业,领导们永远在尝试切去这一块,那么似乎只剩下开头所说的那份工作了。就在前天,我突然对自己说,何不臣服?让我做这个我就做吧,何苦要抗拒?就是经常出差,经常应酬,不就是一份工作吗?别人都能做我为什么一定要抗拒?昨天把这个想法和妈妈还有v都交流了一下后,她们似乎都不赞成。经历了这一遭以后,家人都希望我能把身体养好,不要太辛苦,更别说要喝酒应酬,长期出差了。爸爸妈妈甚至一再提出让我休息两年,他们说停薪留职,这是他们那个年代的词语,现在哪有这样的事情?于是,夜里我又纠结了。

对于一个在表扬和肯定中成长的我来说,生活虽然总是忧心忡忡,却一直还算顺利,总是在担心可能会痛苦的未来,但是担心的总不那么经常发生。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也尝试要学习活在当下,并开始看那些灵修或者哲学类的书籍。x那天不是很赞成这样的方式,他觉得人遇到问题后去寻求信仰或者哲学来增强自己的内心是不太合时宜的,我不大理解他的意思,遇到问题寻求帮助难道不对吗?但是我隐约也可以理解一点点,任何有目的而为之的事情是不是往往会偏离其道?

最近,z说起想去学习中医之道,她说五脏五行五官五味五位,老祖宗的东西极其神奇,她希望习得后能给自己、家人和其他人治病;w说起去日本从师灵修,那个大师用慈悲治愈人的灵魂,全世界各地慕名而去的有很多;g很认真的告诉我这几天法源寺有超度的活动……很感谢这些朋友们,我在和他们的交谈中总是能恢复平静,我对他们平静的内心也总是心怀敬意。但是我还没有做好准备,一个缺乏信仰但是心灵又极度敏感且脆弱的人还需要学习,希望有一天能开悟,能不再担忧,能内心强大。

这两天在看《皮囊》,剧里十几岁的男生女生在毒品、性、冷漠和空虚中体会亲情和友谊,真善和美。我似乎看到了我们的未来,物质极大丰富后,人们生活的目标是什么?每个人都关注个人体验时,谁会为谁做什么,牺牲什么,包括父母,子女,伴侣。好在人类是群居动物,即便生活再一团糟,人与人之间的温暖还是会存在的。

文字如果有治愈功能的话,我希望自己写完后可以镇定一些,至少码字的这段时间没有抓狂。休息一下起来做一个小时瑜伽,看会儿书,出门走走。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