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眼望着北方

2013年9月14日晚八点,舌头乐队和野孩子乐队将在丽江束河39度8举办一场联合专场演出,两支同样诞生于九十年代的乐队,历史性会合,一起踏上新的征途。

舌头乐队我没有听过,野孩子却是一直想去现场听的乐队。现场看过一些,大部分都是自己喜爱的歌手,范晓萱,张惠妹,万芳,周华健,张学友,还有陪v去的陈奕迅,陪y去的张靓颖。五音不全,听歌唱歌在现在的生活里是排在很后面的事情。集中大量听歌还是初中时,每天中午和w去磁带店,什么时候出新专辑清清楚楚。再加上那个时候没有网络,电视又在客厅,于是每天晚上陪着写作业的一定是磁带或者是广播,那些边听歌边写作业边睡觉的日子仿佛刚刚过去不久。

刚看村上的杂文集,他写到自己是独子,从小自己看书听歌,自己编各种游戏,仿佛从未觉得寂寞过,长大后也很习惯与自己相处,长时间的写作。虽然我没有体会过长时间的写作,但是他说的那种与自己独处却不觉寂寞的心情却是很了解。那个时候身边的朋友和同学都是独生子女,直到上大学上班后,才听到人们说,独生子女多孤独啊,一定要生两个,有个伴儿,那个时候才会意识到,哦,原来我们很孤独。上班后长达十年的时间,我基本一个人住,空余时间里自己学习,跑步,看书,上网,这些时间里往往要开着音乐,歌曲或者广播,除了广播以外,自己放的音乐基本都是那几个人,可以说万芳是最多的。那天去听万芳的小型现场,边唱边流泪,其中有一部分的情感是因为身边那些都能跟着万芳唱歌的陌生人。

野孩子的cd在v的车上反复播放,这是为数不多的我和他共同喜欢的音乐。认识v以前我就对西北有莫名的好感,那大片广袤的土地上,生长着热情,腼腆,豪放,朴实的人们。我总是记得一个场景,忘了是在去哪里的路上,车开了很长时间才见到一个人,他的身边是一群羊。我常常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一个长时间与大自然相处的人热情且欢乐,而每天在人群中穿梭的人却孤独寂寞,如阿桑所唱,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每当听到低苦艾唱兰州(对,低苦艾的现场也很棒),听到张佺唱黄河,听到苏阳唱贤良,心里就会很感动,同时也有些许的嫉妒,为什么没有一个乐队唱我的家乡,没有一首歌让我们在吟唱中思念家乡,就像在韩少功和沈从文的文字中看到家乡一样。

终于捕捉到野孩子的现场了,想办法去。

和g聊天后,情绪从一个低谷慢慢的上升。他说,人活着,快快乐乐地,健健康康地,如果可以的话,为别人做点事情,多好。他说,你看,这里到单位有这样一段距离,如果你总是在这里想,那么远,该如何走如何走,不如一步一步往前走,不往前走的话永远也无法到达。我似乎第一次意识到,活着的意义,健康,快乐便可以,无需太多,有能力的话再去做些对他人有益的事情。健康,快乐,对现在的我来说似乎是目前努力的目标,平凡的人啊,努力吧。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