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女人

    在我看来,对一个女人来说最大的恭维莫过于一个形容词,那就是“女人”,特别是对我这种曾经很man过一段岁月的人来说。女人有几种情况,一种很小就开始很“女人”,比如小学时就是班花的那一类;一种很老了还很“女人”,比如说宋美龄;一种是很早就失去“女人”味,比如说江青,据说年轻时也很漂亮,但是我所看到的照片几乎都是男人的模样;一种是年纪不小,甚至青春即逝的时候才开始有“女性意识”,比如说我,因为成长过程中各种各样巧合因素交叉反应,初中开始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第三年,长达十余年的最新鲜的青春里,几乎没有穿过裙子,没有留过长发,在这样一个夜里,回想起并不算漫长的人生,突然有点想搓手,有点不知所措。如果下辈子还做女人的话,我会想要怎样的青春?所以当开心网上为数不多的好友评价里,又有一位男士给予我“女人”这样的评价时,实在是有点受宠若惊,或者说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不管是否有什么用意,在此还是要表示感谢。当然,还有一种女人,也许一辈子都与“女人”味无缘,这其中到底是生理原因还是心理原因,世间已有很多纷争,我就不做考究了。
     半夜写字实在是太费脑子,还是好好睡觉,睡眠美容吧。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