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遥远的救世主》

很是怪异,我就是没有办法记住这本书的名字,《消失的地平线》、《遥远的轻骑兵》……怎么就要想很久才能敲出《遥远的救世主》,即便是看过全文之后?
席间,两个处事风格完全不同的男人终于在开餐半个小时左右找到了共鸣,那就是电视剧《天道》,而且异口同声的说出原著—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遥远的救世主》。我长吁一口气,开始听这两个在各自公司均为一把手的男人解读并推荐这突如其来的共识。一个是慷慨激昂的男人,有很强的渲染力,有他在的场合从来不会冷场,喜欢跟女人探讨血型,擅长声情并茂的讲很多生活中的故事,热爱财经类书籍,如果忽悠是个褒义词,我想他应该是很具备这个能力的,营销天才,B型血,天生有领导才能,且称他为B吧。另一个男人,被大多数人称为怪人,却也受到了业界很多人的肯定,亲手创办并主持着我最喜欢的书店,现今行业内很多规则被他嗤之以鼻,与大环境格格不入却特立独行的坚守着自己的处事风格,我猜他是AB血型,他说他晕血,没测过,但是他自己也这样认为,且称他为AB。B说:“这剧一定要看,写得相当的好”,转头对我说,“但是你不能看,看了更找不到男朋友了。”还轮不到我惊讶,AB当即说,“要看,一定要看。”我笑道:“那看了嫁不出去怎么办?”AB满眼得意的笑,“那就不要嫁,一个人,自在。”然后两个人几乎同时说,“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小说,塑造了怎样一个男人?我继续问,是看电视剧还是看书呢,B说:“如果看电视剧,你会喜欢上这个男人;如果看书,你会爱上他。”这样的架势,真是吊足了我的胃口。
在W城市的最后一个下午得闲去了趟书店,没有找到这本书,回京后在某主流网站的读书频道足足窝了一天。我特意并一遍一遍的叮嘱V跟我一起看,网络那头的他估计有点摸不着头脑,哪里知道我这颗忐忑的心,好奇而又有些惶恐。然而,这篇长得很像书评的博客就此准备收尾,小说的情节和读书的过程完全不想叙述。豆瓣有书评云:“如果没有看过这本书,是一种遗憾;如果没有看懂这本书,是一种必然;如果恣意品评这本书,自以为得道;如果自称能懂这本书,是一句妄言。”那就暂且判定我没有读懂吧,反正我不喜欢这样的男人。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代沟?
不知道男人会不会也随着月亮的圆缺而潮涨潮落,这几天我显然又进入新一轮的低谷。新来的同事在我兴高采烈迎接她的同时把我当成了她的假想敌,我那张过分灿烂的笑脸被凉水激得还不知该如何收回,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无法预测。关键是工作本身进入一个瓶颈,所有遇到的困难都是磨练吗?那么,我们有多少时间可以去经历磨难?这两天听说上海有两个同事得了重病,好像都是癌症,其中有一个病危通知都已下了几次。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情绪,除了给他们祝福。BSS说2050年会打仗,300年以后人类会灭亡,他像预言家一样神奇诡异而认真,甚至在我回家后还给我发一条短信,让我不要跟同事讲,免得招来麻烦,尤其是传来传去走了样。我知道他特指他所说的单位上的一些事情,但是这样的嘱咐让我更觉得压抑。他一直强调这世间的事情没有对与错,但是作为个人尽量不要逆潮流而行,比如说文学……我有些恼怒的问他,那么个人该如何活着,他松了些口,说,当然,个人可以有自己的偏好。身边有一些同事陆续成家,而且做出丁克的决定,他们的理由是,孩子养不起,生下来受罪,两个人很自在。这些言论一时让我很困惑,是啊,日益残酷的社会,倍加摧毁的环境,我们能给后代一个怎样的未来。可是,困惑堆积到一定的程度,人也就释然了,且用那句俗话,儿孙自有儿孙福,痛苦和快乐从来都是并存着被赋予每个人生,贴身大地去体会便是了。所以,我的心啊,请你更加宽容一些,满怀新鲜感去接受所有来自生命的感悟,比如聪明而冷酷的权术,不愿意上班的苦闷,去风里跑步……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