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二十五岁之前

msn过来消息说明天晚上吃蛋糕,心里有些抵触,但是终究没有拒绝那方的热情,一切顺其自然好了。说到底,是心里有些害怕。时间在血液里流淌,独处时分秒都能被心脏感知,欢聚呢也只能加深巨大的时间位移带来的空洞,女人到了这个年龄是不是都会如此敏感?都怪那些化妆品,把二十五岁的界线分得如此清楚,呵呵。其实,为这一天的到来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比如说照了一套照片,赶在二十五岁前,这有点宣誓的味道。不管怎样,连人间的一切意外都是上天特意的安排,更何况这些天支地干的事情。

早上起来跑了会儿步,昂首挺胸的快走了一段路,很久没有早起锻炼了,感觉还不错。或许真的有必要给自己打打鸡血,沉闷会被驱逐么?

没有什么想要特别留下的文字,记上一笔,算是二十五岁之前的我吧。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