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走了

“正在开追悼会”……

我可以安慰自己,他晚年时身体还不错,走得也不算痛苦,或者告诉自己人死了以后是有灵魂的,或者默念那么好一个人我永远会记得他,或者。

我怀念起他的好,他对每一个人都那么好,对我更是家族里最鼓励我继续学习继续奋斗,不必可惜此时工作岗位的人。

我得知他去世的消息,时不时的眼鼻发酸,和彦相对无语。

可是,我无法去安慰大伯伯,无法去安慰爸爸妈妈,我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人撵人”,当恍然间祖辈都已离开,父辈也都六七十的人时,对死亡的恐惧波浪似的一阵阵袭来,人哪。

追悼会上他们一定在流泪吧,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歇斯底里,就像外婆当年失去外公那样几乎瘫倒在床上。一定是的,他走得那么突然,遗体告别是一件撕心裂肺的事情。我离得那么远,无法亲身去感受这种悲伤。这样想来追悼会是一种对死者的悼念,同时也是对生者的集体安慰。

许伯伯,安息吧。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