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我的2017

X说文字可以分担重量,他花了几天的工时恢复我的blog,这个停更近一年半后的页面终于又有了新的痕迹。这些年来,靠文字排遣心中的苦乐,写呀写,那些鸡毛蒜皮,那些无病呻吟,似乎越来越印证那句古话,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可是,回过头来看,却又为这些点滴无比欣慰,没有这些,那些过往就随风而去了。在此,向X工郑重地表示感谢。有他在,我从来没有担心过这些对我来说毫无头绪的搬家,也从来没有担心过blog会消失,当然最重要的是,没有他一遍一遍地问,我可能真的没有勇气继续,这一停恐怕就再也不会拾起。

2017年,365天,至少有300天的夜里都会梦见妈妈。刚开始我还会跟小姨说一说,偶尔会和V聊两句,更多的时候则是醒来,长时间徘徊在梦境和现实中,等着自己清醒,再睡去,再面对白天。梦的形式很多,有葬礼上,有日常的生活中,她有时会说话,有时不语。各种节日(清明、鬼节、忌日)附近,我会梦到她漂游在陌生人群中,或者说是鬼魂中,前几天决定过年要回家后更是神奇,一天晚上梦见她想吃一个什么菜,一天晚上梦见她想喝茶,还有一天甚至梦见她喝了一杯酒,今年进坟前一定要好好准备准备。

记得有一天睡前和Y聊了聊人生,她比我大两岁,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男人,最近竟还被一个追求她多年的老男人狠狠地抛弃,。望,气氛,甚至绝望的她长时间的跟我聊天。我知道我的话语都是无力的,唯一能做的就是聆听,当然总是要说两句。于是说起人生。母亲的突然离去对我的打击有多大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但是那种痛带来的麻木,让我似乎很有资格来谈论人生。我说起那些老生常谈的话语,“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对于婚姻不要期待值太高”等等,她问起生孩子的意义,她说人生如此的绝望,为何还要把生命带到这个世界来,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说生命是借由你的身体来体会酸甜苦辣,仅此而已。夜里,我梦见自己躺在床上,左边是妈妈,右边是爸爸,另一间房则是舅舅等亲人,但是梦里好像大家都已经不在人世,我只是被挤在中间。我确实是被挤在中间,左边是云子,右边是V,我常常被挤得必须侧身,有的时候烦躁得醒过来把他们狠狠地推到一边。那天晚上,我从梦里惊醒,云子,V还有另一间房的父亲,让我紧张的情绪瞬间安宁下来,我摸着云子的小屁股,突然感慨生命的美好,一个生命的新生是多么美妙的过程。人类是因此要繁衍吗?抵抗必将到来的死亡。

并不是没有想过码字,技术当然只是借口,我做过很多次尝试,一下笔就泪流满面,甚至有的时候只是在脑子里酝酿都忍不住哭泣。是经常哭吗?不是。夜里十一点接到父亲歇斯底里的电话时我没有哭,看到母亲躺在地上,救护人员站在一旁时我没有哭,给母亲换上裤子,和V、旋一起抬着担架到救护车里我没有哭,在车上接到亲人们哭喊的电话时我没有哭,遗体告别,火化,追悼会,下葬……

母亲走了已经有一年半,今年的清明我没有回家,肚子里的小宝宝6月2号的预产期。知道这个消息时我狠狠的哭了一场,因为妈妈不在,我哪里有勇气再生一次。然而,人生还要前行,再软弱,再无助,也要硬着头皮往前走。V因为这件事还曾跟我交流过一次感受,他说因为我对新生命的来临没有开心,他也因而受到影响,对这次的孕育没有很欣喜。我为肚子里跳动的生命感到不公,只能期望他没有感受到这一切,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爱这两个孩子,爱身边的人。

谈了近一年的项目在即将签约之际戛然而止,前期的充实和梦想并非虚度光阴,然而最后的这一场闹剧让人依然不愿回忆。总是希望在工作中能找到自信和成就感,这件事情确实让我感受到了一些。停止,继续迷茫。

眼看就要生娃,投入另外一场战斗,暂时放下一切回到家中吧。看了几集《我的家里空无一物》,又面临搬家,有得忙。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