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memopad

花了两个小时终于把BB上的文字转存到电脑上,成功的那一刻真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抓狂。创建失败的原因竟然是路径内含中文字符,而所谓的中文字符竟然是“桌面”,想杀人啊!!!心里在想不可能那么弱智吧,然而就是这个样子,所以电脑这东西,试吧,总能试出点名堂来。好了,言归正传,火车上记录的一点文字发一下。

“旅伴”

几乎从头到尾把火车上这本名叫<旅伴>的杂志看了一遍,很满足。几年前长沙到北京的直达车上我翻过它,事隔几年,随着动车组的加入,它俨然已经走出官办的禁锢,日益成熟,也显然换了主编。报纸也好,杂志也好,主编毫无疑问是灵魂,带领着团队得到读者的认可,实现个人的梦想,虽然非常辛苦,也应该很幸福吧。

如果火车票好买,时间又富裕,我非常赞成杂志里某受访对象的观点,他说在各种交通工具里最喜欢火车,还最好是长途,坐在火车上,起点已经远去,终点尚未到来,旅客不属于任何一个现实,暂时回归了自己。我没想到过他后面说的这些,只是喜欢窗外的风景,坐火车的安全感,还有行走过程中无需自我安排的时光,和在路上那种充实的感觉。前两天听一个朋友说,从北京到赤峰的路上,几乎全是隧道,白天就像夜里一样。我内心就散发一种惊喜,这该是何等的体验啊,今年有机会一定要去玩一趟,内蒙给我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听说赤峰也是很好玩的。当然,回到交通工具上,如果是出差,飞机还是最好的。你可以在机场,在飞机上看到各种各样的人,那是另外一个世界。而飞机上的杂志我看了一些,只有唯一一次山东航空公司的杂志让我意犹未尽,当时山航已经被国航合并,不知以后是否还有机会看到。

在火车上用BB码字感觉很好,自从第一次刷机后,记事本的功能就消失了,在网上搜索很久也没找到答案,留下不少遗憾。今天早上出门前匆忙中执意又研究了一下,没想到就是ROM里一个自己完全应该看懂的英文程序,真是语言恐惧症。

许巍的演唱会最终因为V不能如期而至需要转让已购的票。对我而言,和V一起看演唱会比起演唱会本身更具意义,因此难过了一晚上绝对不是因为许巍。买我的票的那个女孩拿到票时特别高兴,说没想到还能买到,说是一个朋友想看,估计也是很重要的朋友,不管怎样,这或许也是这两张票所滋生出来的特别意义吧。至于许巍,除了上次所说的那张专辑外,我依旧没有找到特别的感觉。倒是张玮玮和野孩子最近让我格外感动。还没有深入去了解他们,只是纯粹的喜欢他们的音乐和歌词,喜欢里面的吉它和鼓点。”我总是担心我有一天唱不出来,所以我就一次又一次的诅咒我自己,但愿我没有眼睛吧,就让我变成一个瞎子,我什么也没有看见…”这是野孩子的主唱在现场演奏时说的一段话,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听V说好像已经四十多岁。假如从受众面来判定这段话不是噱头,那么这是一小撮对音乐何等热爱的人啊。喜欢这种西北的风情,不知是不是V的缘故,还是内心里就向往着那些元素,辽阔、直爽、豪放而且质朴,或许也因为遥远不熟悉而吸引着我吧……

“生存哲学”

很幸运,回来的火车上摆放了新一期的<旅途>,看完后睡了一小觉,醒来接到妈妈来的电话。电话里她又问起V回国的时间,我有些说不清楚为什么的不想回答。似乎是过年后她对待我和V的事情发生态度的转变,虽然不是突然的,但是表现出来对比明显。之前别人问起我的个人问题,她总是笑着避而不答,那个时候,我就会笑闹着问她为啥不承认,她说觉得有些不现实,然而现在亲戚们都从她那里得知V四月份要回国的消息,一时间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我想,可能还是我的原因,去年买房后妈妈在北京住了快半年,退休后的她依旧没有去主动寻找另一种人际关系网络。她是一个很独的女人,我常常觉得她象男人一样强悍。小到换灯泡修水龙头,大到买房炒股,从来都得心应手,冷静而具有大将风范,有人笑她买房子就像买个白菜一样,可见其行为方式不同一般女子。今年过年我跟她说V四月份回来,如果见面感觉还不错就带他回家一趟,然后她五六月份再来北京。估计是V让我产生念想,而我又让她产生念想,这事情就这样被惦记上了。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