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请不要喊山”

晃晃悠悠到香山,已是午饭时间,走进一家很干净的川菜小馆,点了个宫爆鸡丁盖饭。饭馆就我一个人,窗外却是川流不息上上下下的人群,老板叹了口气,默念了一遍盖饭…我吃着可口的盖饭,安静的翻着书,象一个人在家中。心想当年CAI如果真的在这里开了家书店,赔本关门肯定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今天来香山是V的主意,阴天,不冷不热,一周中唯一的休息日,很好的建议。温度持续升高一周后,北京终于开始展现春的色彩,绿叶红花争相成长,犹如电视中高速摄影来表现万物复苏那样。然而,很是舒适的心情从出门前就一直被打扰。接到某人的电话,倒垃圾似的跟我抱怨工作,情绪激动,张口又是辞职,我对她几乎连安慰的欲望都没有,中间甚至把电话放到手伸出去离耳朵最远的地方。最后我说,试着去看看别人的长处吧,至于辞职是你自己的事情。最近这几年我是越来越感到无力,曾经我那么自大无知的以为自己要去当名教师,救世主般的实现自我价值,却发现连弟弟要退学我都无能为力,发现怎样努力也无法缓解亲人朋友们内心的痛苦,发现自身存在的矛盾和扭曲便足以摧毁自己,一切,似乎应该顺其自然吧…接着又看见车上孩子她妈泼妇般的辱骂售票员,老头子极其凶狠的训斥他的妻子…是不是这躁动的春天点燃了一切埋藏在寒冬的怒火呢?好在路边还有用冰棍互相挑逗的情侣,一个人拖着小车放声歌唱满脸笑容的大爷,这就是我们深处其中的社会吧,一切都是自然的事情。

饭饱后没有立刻爬山,坐在雕刻时光喝茶,写下这点文字,有矫情的嫌疑,呵呵,自己却是享受其中。虽然这个小店已经日渐落魄,屋内象没有抽风设备的厨房,烟雾缭绕,也不见满院子的小猫,但庸懒的爵士乐,不远处的西山还是给这个中午增添了很多舒适。准备上山啦!

X在网上说郁闷得很,问清原委,我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他,一来说什么似乎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二来自己也确实还没有理解这件事情的能力。这是彻彻底底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作为朋友只能默默的给他们祝福了……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