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coffee,milk,tea and me

      早晨熬奶茶的时候突然想起初中时听的一句歌词,华健的“coffee or tea or me,我爱你”。那个时侯觉得这句话特别的酷,以至于到了大二有了网络以后很久一段时间,我的网名都叫coffeetea。很久没有登录大学的同学录,这次为了发照片上了一下,据说有五年没上,让班长帮忙找一下用户名,居然叫coffeetea_2020,2020到底会发生什么,我何为如此偏爱这个年份?扯得有点远,回到煮奶茶,因为想到那句歌词,除了茶砖、牛奶以外,这次我加了袋咖啡。咖啡是姐姐喝剩下的,我一次都没动过。咖啡是浓郁的香料,绝对的上位,和它在一起的所有东西都要退而求其次,咖啡奶茶的味道还可以,但是基本上可以称作一杯咖啡。昨天晚餐时,T说在阶级社会男人是上位,我听了颇为赞同,这与上一篇文档里所想的问题不谋而合,他说母系社会之后就是阶级社会,这个词有点意思。还是接着说奶茶,YZ上周日来家里玩,颇为自豪的给他煮了壶奶茶,他尝了口,说,“奶茶是咸的”,我在厨房里没听太清楚,问他,“盐放得不够吗?”他说,“我第一次喝咸味的奶茶。”呃……这样。很迷恋内蒙古和新疆那些牧民喝奶茶、吃奶果子的感觉,以至于自己把街上的珍珠奶茶全部排除在奶茶之外,实在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味道。YZ那天几乎放了一天的音乐,吉他也未离手,还好家里有个落满灰尘的吉他,要不还真不知道跟他聊些什么好,或许会看个电影,who knows?说实话,一天下来,累得很,我在音乐方面很是低能,算做乐盲毫不过分,不过也有喜恶之分,而且还有些盲目崇拜小众,所以他和cai听的音乐我几乎都用敬仰来膜拜。YZ的吉他弹得确实有点出神入化,据说大学时经常代表学校去别的学校演出,而现在听他弹吉他的人很少很少,准确的说,他现在的身份是厨师,厨艺方面确实有点天赋,这个用味觉来衡量我还是可以做到的。不管怎样,祝福他,有梦想并在努力付之于实际的人,总归是幸福的,暂且忽略掉梦想是否能实现,并且忽略过程中不为人知的艰辛。
     Scribefire码起字来果然方便,忍不住还要赞一下,边看MV边码,很舒服,喜欢MV。
     搜索了一下才知道AV是Adult Video的缩写,我已成人那么多年,竟然第一次看AV,这样看来实在是太不应该了。不过,还是那句话,这是个男人的世界,哪天要找找女导演拍的AV,一定完全不同。最近连着看了几个和AV有关的作品。首先因为饭岛爱的离去,网络上开始如潮水般的文字,我于是把Platonic Sex列入想看的电影清单,直到前两天坐下来看完。实在不是一部制作精良的影片,但是对AV女的认识算是进了一步,特别当爱提到灵魂时,我甚至有点点感动,每个人都是有灵魂的,只是人活着活着会麻木不仁,麻木不仁也不是件坏事,清醒往往让人痛苦,保持清醒却乐观于世并非易事。第二个和AV有关的作品是彭浩翔的《AV》,之前一篇已作描述,这里就不重复了,喜欢他的电影和文字,今早竟收到一封豆邮,是邀请我去北京洗印场看伊莎贝拉,明天下午如果有时间一定去。第三个是真正的AV,虽然只有二十多兆,十多二十分钟的片子,可是却真真实实的把我震到了。记起豆瓣上一篇关于《AV/青春梦工厂》的评论,在这里引用一小段:“我的第一部AV处看丢失在16岁,一哥们从秘密渠道搞来一片,说是黄的。当时我们几个就特激动。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几人躲在同学家里开始了人生第一次性启蒙教育,可惜下药太猛,搞来的是一盘欧美的。男主角拖着大象鼻子一样的JJ,女主角挺着能甩到后背的MM,3P,KJ,GJ,同性,各种现代化器械辅助,男的龇牙咧嘴,女的咬牙切齿,搞的我们叹为观止目瞪口呆,并留下了稍许后遗症,原来行房事是如此之恐怖!”我颇有同感,虽然所说的AV处丢失得有点晚,而且我看的比他所说的相差甚远,但是叹为观止目瞪口呆,和稍许的后遗症,以及那种恐怖的感觉,却是相同的。以至于一夜的梦里都是强烈的视觉冲击。男人和女人果然是不同的动物。虽然短期内不会再看,但是我再一次清楚地意识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太多新名词,还有太多需要理解的事物。第二天早上我突然想起了木子美,虽然我没有看过她被人诟病的文字,而只是读过一篇她写的专栏文章,忘了是在南都周刊还是城市画报上。当我萌发写此文之意时,我知道可能会有些不合适,于是对她开始有点佩服,一个女人发出这样的声音,就算是噱头也是一种勇气吧,说说而已,还是要多看看她写的东西才有权利发言,但是看过的那一篇并不很差。
      好了,写到这里吧。很早起来后没有继续入睡,比起晚睡来说我并不怕起早。V说去机场接人,突然有些难过,他曾经以为自己是一个不会想家的孩子。呵呵,亲爱的V,睡个好觉,好好生活,好好工作,不离开不会知道想念,周末快乐。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