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32摄氏度

    男女主人公最后因为一把挂满钥匙的车锁瞬间被人偷走而郁闷不已,不欢而散。这个舞动的世界就是一场剧,成为喜剧的主人公让人悲哀,成为悲剧的主人公又过于沉重,肥皂剧则太乏味……还好人生酸甜苦辣,即便不如意十有八九,人也在趋于快乐,个中滋味看官慢慢品尝吧。
    网吧的格局很奇怪,像极了家乡的城市英雄,成年人们各自带着耳机把自己卡在固定的位置上,独立游戏却又象在一起狂欢,怪异的景象。我把电脑的声音设置调到最高,以抵挡大厅里震耳欲聋的disco节奏,于是万芳开始在耳朵边歇斯底里,她那需要静静聆听的嗓音便显得同样怪异起来。果粒橙就着烤馍,我努力整理自己怪异的思维,很久没有写点什么了,包括日记本上。
    不写什么并不代表什么都没想,但是也说明内心没能足够安静,足够理性,足够勇敢的想一些事情。这几年我努力让自己能够很坦白很勇敢地面对自己的心。真诚得一丝不挂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这样很容易受到伤害,这种伤害不仅仅会来自别人,也同样会来自自己。最近做了些很阿咂的事情,阿咂应该独属于岳阳话,其中之意懂的人自然明白。也许正因为此,我长时间无法面对自己,缘份二字一次又一次活生生的直插入我的右心房时,我决定沉默。
    回家这几天心情特别的纯净。当路边的金银花恣意散发香气,当水面的浮萍有如油画中刻意的花纹,当狼狗看守的院子被美丽的花儿和神秘紧紧包围,当十七岁的少年光着上身专注的猫在烈日炙烤的水塘里捉鱼,当一切被波光粼粼的湖面晒得昏昏欲睡,当夕阳认真恪守着告知时间的义务,我有些醉了。很久没有这样接近大自然,或许从未有过。祝愿家里的一切如意如一。
    四川之行虽然没有来得及记下些有趣的故事,也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照片,但是那阳光下的雪山,冰川上孤独行走的人,热情的丹巴导游,调皮的驿站主人,层次感极强的高山,一千年生长五百年死亡的树,绽放的高原杜鹃,玉石一般的河流,寡言却又极其和善的摄影者,这些画面都将深深的刻在我的脑海里,即便会迫不得已离开我的记忆,也足以招引我在未来的日子里怀着极大的热情去感受美丽,去行走未涉足过的美景。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