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黄河谣

黄河的水不停地流

流过了家,流过了兰州

远方的亲人啊

听我唱支黄河谣

日头总是不懈的走

走过了家,走过了兰州

月亮照在铁桥上

我就对着黄河唱

……

听野孩子的歌,起因完全是因为v,而喜欢上野孩子,也许除了那因爱屋及乌的口音,应该还因为那有力的吉他,随性的歌词,还有那真诚的唱腔。

黄河和长江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味道,或许也因为我所处的长江位置和v所处的黄河位置不同,那湍急的河水给那座城市带去的是一股汹涌的力量,也似野孩子的吉他,西北的民歌,和饭桌上的猜拳声。站在黄河边,有些为这个城市心疼,这是个气候宜人的地方,地处西北,却因三面环山,冬天不会很冷,夏天也不会很热。可是因其地理位置和当时的国情,这里被命名为重工业城市,真是人定胜天啊,虽然是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了,可是这个隐藏在山中的城市哪里经得住这种废气?是我又多虑了吧,下次要去博物馆看看。

下飞机后给v打电话,我说我难受,他问怎么难受,我说不清楚。后来坐在机场大巴上,窗外的雨滴逐渐变密,我随着这个城市渐渐进入黑夜,突然意识到那种说不清楚的情绪是寂寞。飞机穿过一片晴朗的天空便钻入一片乌云,地面那端的我的目的地冷冰冰的毫无生气。我随便想想,除了一点现金,一对戒指,一本相册,还有几个证书以外,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抛弃重新购置,而留在这个城市里的工作和同事完全可以彻底消失,那么,一个人和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少联系?似乎只有亲人和几个挚友才是真实存在的。嗯,又消极了,呵,好吧,春天终于来了,迎春花灿烂的绽放,叶子抽青,气温上升,好好享受二十七岁的最后一个月吧。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