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遗失的卡夫卡书店书签

从北师大干完活出来,已经是傍晚五点光景,街上穿梭着挤得满满的公交车。今年的北京一反常态,不再是金秋十月,一直沉浸在雾霾之中。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味道,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我打不到车,干脆走起路来。
v今天跟高中同学去玩桌游,晚上不回来吃饭。他在北京的高中同学很多,关系也都很好,经常聚会,友谊单纯而快乐,令我很是羡慕。我走在路上突然想起了欧洲的旅行,我们手拉着手走在满是落叶的路上,湖里是嬉戏着的白天鹅,阳光洒在草坪上围坐着聊天的人们身上,蓝色的天,白色的云,奔跑着的孩子们。我当时对v说,我们回去后会不会不习惯,这里的空气那么的新鲜,人们那么的闲暇,秩序井然而松弛……显然,又是我多虑了。一回北京就被扔进焦灼的备考,长假后的工作,还有数不清的家务中,每天都处于睡眠不足,哪里来的时间去感慨现实还是梦境。现实的胶着力竟然是这样的强,忙碌的人啊,你都没有做梦的时间了吗?怎么突然就这样的忙了?是我还不习惯两个人的生活吧……
从八月二十一号,去机场接到v的那一天起,直到今天才找回自己的时间接上蓝牙键盘码字。
知道乔布斯去世的消息后,我难过了几天。这个人确实像个神话,因为他所代表的产品几乎颠覆了这些年对电子产品的体验,是盲目迷信也好,真实体会也好,每一次新鲜的尝试都让人感到惊艳,虽然这些一定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由此可见,一个优秀的领导者是多么的重要,能追随着优秀的人一起工作是一件难得的幸事,这应不应该是择业的标准之一?最近比较关注俞晓群的动态,这人真是现在出版业的人才,当然,我还只是片面的看他的文字,哪天要看看他刚刚涉足就小有成就的少儿出版。那么,我的工作会走向怎样的方向?今年的本职工作显然毫无成就,但是毕竟如愿以偿开始加工书稿,蛰伏两三年,打好基本功后,我是否还有机会在这个行业实现自我,或者说到那个时候我是否还怀揣着此时的梦想?
周五做了个孕前检查,大夫说带状疱疹可以通过血检来测试,这让我一下子轻松很多。这两个月,忙得晕头转向,身体还跟着掉链子,现在总算是要松一口气了,不管检查结果如何,这种忙碌即将告一段落,结果正常,我们就暂不避孕,结果有问题的话就去治疗,顺其自然吧。
游记,下一篇。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