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今天是波叔叔一周年的忌日,清晨的北京雷电交加。v躺在我的身边,稀释着我的悲伤。去年的今天阳光格外刺眼。

    最近总是在丢东西,虽然说东西和钱都是身外之事,但是真不见了,心里总是空落落的。刻意要回忆起失物那一刻自己在做什么,它们会在何方,这无疑是徒劳,能感知得到就不会丢失啊。

     那么人呢?人失去了之后会去另一个世界,我心里是这样想的。而总有一天我们也会失去自己,和我们失去的亲友们见面,一拨又一拨。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