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裸猿

这本书并没有给我带来过多的惊喜,作者只是想以一个生物学家身份告诉读者人类没什么了不起,只是某一种高级动物,褪去了长毛的猿,仅此而已。

那么好吧,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鱼缸里的鱼儿只有在我插上电源打开氧气泵的时候最快活,我喜欢看他们上下游窜。也许正因为此,才会在每次捞尸体的时候很难过,它们为什么不断的死去,真的是因为氧气不够,或者水温不合适?出差几天,它们能不能活下来?

我总是在不停的适应。习惯一个人生活,在厨房里尝试新鲜的菜肴,看电影,听音响,有的时候寂寞;妈妈来后,我烦躁了一阵子,随后又开始享受每天下班回到家吃晚饭,每天早起吃丰盛的早餐,不用洗衣,不用拖地,不用操心任何的家务事;接着,爸爸过来,又回家;妈妈真要回家的时候,我知道,我又开始舍不得了。怎么总是在寻找平衡,这颗心一定要这样敏感吗?

很小的时候就反复读卡耐基的一本书,记得还做过很多的笔记,爸爸从书摊上又买了一本回来,不料依旧能给我很多的帮助。“人们所担忧的事情百分之九十不会发生”,果真是这样吗?担忧确实毫无必要,这一点倒是毋庸置疑。但是怎么才能真正的做到不让昨天和明天来打扰我们的今天呢?说教归说教,案例归案例,终究要自己来实践。

明天要出差的地方不是一直也想去的地方吗?一路同行的人不也是一直想要好好学习的人吗?为什么要担心事情会搞不定?即便是一团糟也没有必要太当回事情吧,工作中太多的问题不是我个人能力所能解决的,轻松一点吧。尽力就好,勿需完美。

心情波动的时候总是想要用文字发泄一下,这样一来,满篇都是呻吟。开心的时候咋就来不及记录一下呢?……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