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脆弱

    深夜,恶梦醒来。梦里猫妈妈生了小猫,我从妈妈的手中接过猫崽崽,在炭火中不小心把小猫失手掉到了地上,妈妈怒吼我,在地上把猫的碎片捡起,我害怕,我难过,我转身抱着爸爸,大哭,想要得到安慰,爸爸不耐烦的甩开我,他说,哭什么哭,哭了一中午了。于是,我醒了,心里很难过。发短信给夜晚醒着的朋友,没有回应。我知道,是《关于莉莉周的一切》给我心头带来的阴霾。昨晚找日本片给X学习日语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买了一大抽屉的片了,而且几乎都是所谓的文艺片,我眼中的文艺片。我看的影评很少,又记不住外国人名,所以买片没有人为的导向性,只是自己在碟店凭感觉的挑选。过去的这两年因为感情而沉醉于阴郁,于是直接导致了这一抽屉的严肃的电影。然而,这些电影我看过的很少很少,屈指可数。原因很简单,这些电影必须在我心情非常好的时候才能看,即便是心情非常好也很有可能让我点上一支烟,或者在看后心情变得很低沉,而这场恶梦也是直接的结果。影片中,自闭的男孩是莉莉的歌迷,他从音像店里偷了一张莉莉新出的专辑,被店老板抓住了,打电话让学校老师去赎他,那个女老师很善良,很温柔,只是羞愧的不停向老板道歉,让人心里很不忍,可是妈妈被学校叫去之后,顶着大肚子对着男孩乱舞,哭泣,发狂。这一幕,在男孩深埋的头颅中,我用自己的心完全去体会了那样一种情感,于是有了梦里爸妈对我的埋怨,直接导致了我的惊醒。从小到大,父母很少,记忆里只有一到两次骂过我,太宽容的家教导致了我的脆弱,对批评的承受能力的脆弱。今天中午在超市不小心滑落一地的花生米,嫌恶的售货员略带凶相的责骂也是今晚梦境的形成之一吧。梦里还有一个高中同学,很漂亮的女生,她说她也准备到我年后的部门工作,我的内心在担忧,担忧自己的安全,怕自己这次换岗会失败,工作的更换让我放弃了考研,这一支撑我这几乎一年的信念,当信念如此容易的被更改时,我同时感到了自己内心的不安全。
   醒来有点恨黑舞,恨他定义爱情为夜里醒来的抱;醒来想要看周星驰的电影,却又怕出现f所说的笑得想哭;醒来想要找个可靠的男人过一辈子,白天所谓的宁缺勿滥的雄心被这深深的黑夜所屈服。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