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亲爱的,我爱你

亲爱的,你爱我吗?
如果像你说的那样爱我
为什么在我把自己全部展示在你的面前的时候你会这样的无动于衷
有人说人都犯践
不理你你自然会想我
可是
就算我一个月不理你你也不会主动来找我
于是我猜想你是太老了,老的没有任何激情,老的无动于衷
可是
对我殷情无限时也不过是两年前
可是
有的男人到了八十多岁还是爱得死去活来
为什么你突然就老了,老得连说话都那么无力
亲爱的,你爱我吗?
像你说的那样。
我问你是不是老了
你回答是
这样肯定地回答让我跌入无尽的悬崖
从此不再有希望
我说你给了我青春的尾巴,让我投入无限的激情,让我迅速老去
谁可以保持激情,在一颗迅速老去的心上
如同对着空无一人的舞台全力以赴的舞动
没有人喝彩,没有人欣赏,连唏嘘的人都没有
这是一场盛宴,一个人的盛宴。
你承认了你的衰老,否定了我的随你而去,遗忘了我的纯粹,忽略了我的心
我就这样一个人在舞台上瞠目结舌,一个人的守望,一个人的战役
何时离去,由不得我。
心中有怅然吗?其实结果早就注定,只是我不愿意承认,不愿意细想。
你沉默了,又沉默了。
把舞台的灯都关掉了,我的衣服丢在后台。
要么就裸露着身体站在舞台中央在寒冷中结冰死去
要么就晃动着赘肉的身躯一步一步的挪出舞台
让自尊死掉,让爱情死掉
那至高无上的自尊啊,那纯洁如寒冬第三场雪的爱情啊
我如何舍得抛弃你们,如何舍得回到卑微,回到一个人的孤寂
死去,还是活着,that is a question
我还想呼喊,我还在挣扎
我知道你那苍老的声音会回应,你说过你会好好爱我,在左心房的某一个角落
可是如此那般无力又虚弱的回应
让我既心寒又不忍
Shut up!
闭嘴吧,我的心,何苦要一次一次的舔开已经快要愈合的伤口
我知道你不舍得,可是不舍得又能怎样
纵使有千般不舍,那又如何
伤口终究是愈合后比较好
你使劲舔它,它会烂掉,是的,你说,至少还知道痛,还不至于忘记,而好了伤疤一定会忘了痛的,是的,你说的对,可是,一切已经于事无补,舔烂它,只会让你痛,只会让爱你的人心疼,包括用刀的人。
别舔了,我求你了。
走吧,离开这个舞台,这个让你曾经焕发一切青春美丽的舞台,这个曾经让你痛苦万分却如醉如痴至今还不愿意离开的舞台,舞台的灯已经熄灭,搂着你和你共舞的人已经老去,他要你走,他还在看着你,他答应过你陪着你离开这空旷的舞台,他会深情地看着你,犹如喧闹的巨轮后那辆安静的黑色轿车里的眼睛。
朋友说,出来吧,天空再灰,我已经把它刷成蓝色的了,太阳说,出来吧,给你我最灿烂的微笑,你最喜欢的,阿达莫维奇说,即便无聊的日夜已经所剩无几,即便牺牲并不难,代价并不高,也无法做到为全世界的幸福而死。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no more a question.我要坚挺着我的乳房,高昂着我的头颅,在你苍老却依旧深情款款的目光下向你谢幕。
亲爱的,我爱你。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