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

乖乖三岁了,每次见面都感觉长大很多。

我从南城坐长长的地铁回家,淹没在人群中,感觉到很无力。如果我的孩子出世后我们仍然住在北京的这个角落里,那就选择家门口的幼儿园和小学。实在是没有勇气为了教育质量把孩子放在离家很远的地方,两站公交的距离也不愿意。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另人恐惧。

不知道有一天我和我未来的家会不会离开北京,去一个人少车少的地方,远离紧张与忙碌。那里空气新鲜,宁静悠闲,孩子可以自由的奔跑,像我们小时候一样。

这两天在看一本名叫<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书中写到,"许多女人都会这样问她们自己,为什么她们要让一个孩子降生到这个世界上?由此会导致饥饿、寒冷、毁灭和耻辱吗?它会被战争和疾病杀戮吗?"原来许多女人都会这样想,我刚知道。

万芳四十三岁,我在小剧场听到她这样说时,心里一阵难过。为什么没有嫁个好男人,为什么没有生孩子。

那么我现在听着她的歌,在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夜晚。以后呢?等我有了属于自己的家,是否还能静静的码字,静静的听歌?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