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七夕 in 2020

今天的标题其实是昨天起的,原本想写写关于情绪,关于过往的感情,只是后来东玩西玩犯困了,所以改成播放器里某句歌词,草草发布。

  如果昨天的blog按计划发布就不会有今天早晨的尴尬和误会。  
  
  昨天傍晚我一边做晚饭,一边用ipad上网查菜谱时,搜索到一个很符合我口味的美食博客。用googlereader订阅后无意间看到chu的博客,大概有五篇文章的更新。很就没有关注他。打开第一篇时就被他的文字打动了,真是一个情感细腻的男子。于是我打开ipad的朗读功能,边择菜边听它用生硬的发音描述旅途中的故事。情绪激动之余,给他的Q留了一句言,原话是这样的,"我还是无法抵抗你文字的魅力,哈哈"。后来就发生了早晨那一段不算愉快的对话。他把魅力理解为情欲,而我的留言成为调戏。好吧,我承认,我打开聊天记录调出这句话时自己也感觉到过于暧昧了,以至于边敲这篇文字边在考虑是否要将此文移至日记本,是否真的要听从他的警告,不要在v前提他,不要在博客里写他的名字。  
  
   也许这个世界上本来就只有极少数的几个人可以很宽容的倾听你每分每秒的喜怒哀乐。一个人没有权利对别人任意的表达自己的情绪,我向chu道歉。他说要我安稳的和v过日子,不要想旅行的事情,显然他过虑了,我只是喜欢他的文字,而恰好网络让我有机会表达而已。我很清楚的知道世上那极少数可以宽容我的人是爸爸,是妈妈,还有v。  
  
  对v的感情没有因异地冲淡,反而与日俱增。常常会很幸福的感叹,世间竟有如此温柔体贴的男人,而且被我遇到。他用他的笑容围绕着我的一切,我的现在,我的过去,还有我的未来。  
  
  爸妈和大伯伯这次来北京虽然时间很短,却让我颇有收获。我终于很清醒的发现自己近一两年对妈妈的叛逆,以至于很苦恼于如何和母亲相处。当我在爸爸的帮助下把自己的感受公开后,心情轻松了很多。妈妈其实只是想要照顾自己的孩子,而我也只是在逐渐独立,我们都需要寻找彼此的平衡点。爸爸今年满六十九,按照家里的习俗,男逢女满,该做七十岁的酒了。晚上散步时我问他是不是办酒,他说和我们一起办。我大笑起来,说我们还没打算办事呢!他显然有些失望,后来知道v今年还不能回来后倒是也表示理解,只是我看的出来岁月让他有些想要嫁女儿,抱外孙了。万芳在舞台上说,人到九这个数字时总会惶恐不安,十九,二十九,三十九……五十九,六十九……爸爸是因为到了九这个数字了吗?那天晚上我突然好想赶紧要个孩子,而不是计划三年后要个蛇宝宝,好让爸爸精力旺盛的教育他的孙辈。  
  
  离v回京的日子可以用倒计时了,希望他和我一样,喜欢他的新家,我们的新家。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