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滴答滴答

下班后吃完肯德基回到家中,v今天公司聚餐,我自己在家。

打开mac,在热歌排行榜中选上几十首随机播放,扎起头发,系上围裙,开始擦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怎么也没有办法从新歌榜单里挑出自己想听或者说听得进去的歌。这种感觉像极了刚参加工作时,和同事去卡拉OK,年纪大点的同事不停的感叹,只会老歌,点的新歌都没听过,连歌手的名字都陌生至极。虽然我从来就五音不全,但也经历过疯狂买磁带和追星的时期。那时对那些同事的感叹无疑心怀着青春的骄傲,而今,眼看着就到了被刚入职的同事嘲笑的阶段,心里有些讪讪然。是啊,竟是到了大笑便会紧张皱纹的年龄。

回家路过报刊亭,想起自己很久没有买报纸杂志,2011年马上要过去,守着≪南周≫跨年的岁月一去不返。这一年来,我常常站在报刊亭前不知道该买什么,≪第一财经周刊≫固然做得不错,信息量很足,但是却越读越浮躁,似乎前方就是滚滚的金钱潮,每篇文章都鞭策着你加快速度跟上时代;≪南周≫改组以后一期比一期令人失望,每次拿起看看标题又放下;那些≪时尚健康≫、≪时尚家居≫、≪贝太厨房≫,买回来永远也没有翻完过,厚厚一打,诱人的标题,似乎可以告诉你生活的全部,又似乎看透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其实也许不过是引诱着都市女人的欲望。不知道哪一天还能找回值得守候的那一份期待。

今天听到一个段子,说北京是“黄赌毒”最严重的城市,黄沙,堵车,毒气;还说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近几年的几处建筑破坏了风水,监狱(鸟巢),脚手架(央视),坟头(国家大剧院)。北京的的哥真是能侃啊。不过近来的空气实在是让人有些不爽,只要不刮风就雾霾,这样的状况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有一天我们会离开北京吗?

明天晚上去看小野丽莎的演唱会,还没到总结的时候。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