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一切无非尽是过程

正在我捧着一本厚厚的≪编辑常用法规及标准选编≫纠结着该如何面对工作时,手机响了。来电的是一个远房的亲戚。我的一个表妹突然得了癫痫,家里很着急,在百度上搜到北京有个专科医院,想让我去探探路。医院宣传的治疗方法很神奇,据说是没有副作用,二十分钟的治疗过程,治愈率百分之九十。这样神奇的事情一听就让人觉得蹊跷,家人心急可以理解,但是如果是骗子就实在是伤天害理。这也是我一直尽量不上百度的最主要原因之一,竞价排名,这用到医疗行业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虽然Google好像也有竞价一说,但是比起baidu来说绝对要收敛很多。不过Google还能用多久不容乐观,近期某个会议结束之后,网络大封锁的时刻近在咫尺,那会是怎样的一片场景,令人有些沮丧。我放下电话后咨询了C和W,然后再回话建议他们先去大医院确诊再商议。这些年没少麻烦C和W,有事总找他们,呵呵,希望他们医术越来越精湛。不过两位都是在专业方面很尽职的人,让人很踏实,在此表达敬意和感谢。
表妹十九岁,如果真得这样的病对自己和家庭来说是有些飞来横祸的感觉,但是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们能做的恐怕只有坚强和乐观的面对吧。翻了一下百度百科(这倒是常用的百度产品),梵高、贝多芬都在此病的行列,没有考证,如果真是如此,那这些人是太强大了。
关于工作,上周经历了编辑途中的一次大挫折。婚假期间看了本稿子,前两天二审返回来,直接用了”不合格”的评价。这几天,我翻看着二审的修改,面红耳赤,每一处都能感觉到对方的斥责。我于是开始怀疑自己选择这条路是否错误。我的语文功底并不好,自己写东西都错字连篇,逻辑不清, 不规范,如何去审别人的文字?之前两本稿子的二审都是熟人,对我很好,很仁慈,只说多看几本就好了,遇到不认识的二审,被骂是不足为奇的。昨天去找yf,他是个勤奋的人,他建议我把这次的错误归类记录下来,认真读好编辑工作的规范。我于是背着厚厚的稿子和书回家。到现在才拿出来看,刚拿出来看了几篇就有些泄气。我能做到吗?
我不是个勤奋的人,之前不是,之后似乎也很难。但是不付出怎么会有收获。挂掉电话后,突然有些清醒,人生会有无数种可能,谁又知道谁会在哪个阶段过怎样的生活?尽力就好。
头两天在电影院看≪转山≫,不幸睡着,这个,应该是自己的问题。v后来找来原小说中的一句话,很是精彩。“这趟旅行‘可能失败,但至少我应该在失败面前看到自己究竟如何就范的。’抵达终点后,‘才发觉这一切无非尽是过程。’”何尝不是?最近总是在寻找一种平衡,家庭和工作,爱人和自己,健康和奋斗,这里多一点,那里似乎就会少一点,怎样才能各方都满意呢?我是得到了太多, 可能还是要选择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去做,我选择平和随性的过程,这过程其实就是人生。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