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树洞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三日晚六点,窗外的天空一半明一半暗,小雨,远处有雷声。突然开始想要写日记,记录每一天的阴晴雨风。最近这些日子,北京时常在傍晚或者下午时来一场雷雨,雷雨过后天再放晴。朋友圈里晒天空的照片不停的刷屏,感觉每一张都很好看,风景让每个人都变成了摄影家。

晚上和v约好去蓝溪,那位名叫浩子的歌手唱着西藏的民谣,民谣里有一首叫兰州的歌曲,刚打开试听,很干净,很好听。好羡慕v,那么多人歌唱他的家乡。

今天晚上的菜单:酸菜鲈鱼,空心菜。水果:荔枝,樱桃。

如果人生是一段旅程,现在是富足的时刻,我偶尔会想,这一切会渐渐的失去吧,人拥有太多是不是过于奢侈。金牛座就是苦逼的星座,总是在往心里倒苦涩的酒水,但是并不妨碍我们坚持自己的生活。身边的人几乎都是很欢乐的人,虽然对我来说是好事,但是相对而饮,点根烟,一起惆怅的日子却是少之又少。我只有自己,放平自己的脸庞,微皱眉头,想一想那些无谓的悲伤。何妨?

工作最近有些起色,终于在长时间的下坡路上有放缓的意思。去了趟小学,又去了趟初中,活动组织和策划得都还顺利,看着老师和孩子们很享受活动的过程,心里真的很开心。当老同事们嘲笑我的轨迹,出谋划策给我规划人生时,我不知该如何告诉他们我的理想。我想说,我以为人生的意义在于过程,在于太阳升起的每一天,每一天充实快乐就足够。可是张开嘴,我却说,是啊,错误的选择,好端端的放弃悠闲,找罪受,太傻了。我想说,名和利都不是我想要追求的,我只是希望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可是张开嘴,我却说,是啊,某某都升经理了,我还在这瞎晃,还越混越混不下去。我想说,这几年学到了很多东西,有时间学英语,有时间了解国际出版的动态,我很受益。可是张开嘴,我却说,这个部门人情淡漠,氛围不好,两年了都没有融进去,真应该找个舒服的地方生孩子。其实,我想说的和我说的都是我心里想的,左右摇摆,反复纠结,我就是这样一棵文竹,顺着铁丝攀爬,反复缠绕。

阳台上的文竹自从搬家过来后一直很茂盛,算一算,这已经是第五年。可是,最近,水大了,几乎都要死去。养花是需要投入感情的,定时浇水,浇水时掌握水量,我的花一直养得不错,它们都是我的孩子。一位爱花的同事说,你对它们好,它们就会长得很好,对你好。是这样的,只是,好好的多肉也死了两个。我最近太没有关心它们了。找时间换换土,施点肥,让它们继续飞扬。

给Mac买了内存和固态硬盘,准备升级。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