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春节片段

2012-01-20
这两天一个人在家原本有很多计划,比如打扫卫生,比如看书,比如学法语,但是回到家中竟是玩了几个小时纯粹消磨时间的游戏,找茬,斗地主,挤泡泡。

  V早放假两天,买好票先回家了,我严格按照单位放假时间买的票。这是我长到快30岁第一次不回家过年,也几乎是工作后第一次没有请假提前回家。昨天我躺在床上想,为什么别人问我在哪里过年时,我会回答婆婆家,而不是老公家,或者是公公家。是不是女人在哪里家就在哪里,她们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动作,收拾房间,洗衣,做饭,这一辈子得到的是这个家,而男人则不同,他们可以云游四海,走到哪里都可以安身。  
  
   回婆婆家过年心情不象回自己家那么急切,同事说你这是大实话,彦也有同感。虽然公公婆婆对我都很好,但是终归像是去赴约,没有太多回家的感觉。X此时应该在各亲戚家串门吧,我觉得他应该是多虑了,有个可爱的小宝宝在,所谓的关系处理都会迎刃而解,估计都要排着队等着抱。  
  
    早上得知爸爸的好友喻伯伯去世了,心里一阵难过。虽然他已经病了几年,这几个月更是靠管子维生,但是没有熬过除夕还是令这个春节染上一层悲伤,生死到底隔着多远的距离?他失去意识后,夫人坚持不拔管子,真是不舍啊。  
  
     相比生命,什么都变得渺小,我们有责任与这个世界和身边所有的人尽量愉快的相处。  

2012年除夕

 昨天,我在理发店等v,拿他的手机来玩,我的bb虽然依旧大爱,但是日益严重的断网现象已经让它越来越远离网络。我拿他的手机主要是想看看韩寒最近的几篇博客,很久没看他的博客,前天在微博上看见有人的嘲讽。意外的收到一条短信,内容大概是东西已经取到。发件人没有显示姓名,也没有其他聊天记录,但是号码显示了地点,八九不离十此人是v的前女友。  
  
 他们是高中同学,大概是大学的时候开始交往,工作后因为某些原因分手,分手对v打击很大,这是我和v还没有确认关系时网上聊天v跟我讲的故事,有一次还说中午睡觉又梦见她了,直到那个时候他对她还是恋恋不忘。而那个时候我也还没有脱离上一段恋情的阴霾。我和他还曾经因为此事彼此安慰。  
  
 看到短信后我马上想起弟弟xx。他和高中女友考入同一所大学,大二的时候那个女生跟了另外一个男生,并且在毕业后一起去了美国。xx从此一蹶不振,每天在宿舍与魔兽为伴。女孩后来又跟xx联系,生日还互送礼物,向他倾诉寂寞和苦恼,xx有一段甚至以为要复合。我和彦曾经为此愤愤不平,xx其实也有些不知所措,男孩子的心智远远比同年龄的女生要幼稚,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所以我一看到短信就猜到是谁,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理发完我们按计划去电影院,我告诉他手机有条新短信,他看了一下,没有说话。公车上,他一直避而不提,我在想,是不是等他自己说,或者是晚上睡到被窝里再问,一条短信而已,也许没有必要那么计较。但是心里有事,怎样都心不在焉,他不说代表他不想说,我不问并不代表我不想知道,我没忍住又问了一句,短信的事情没什么要说的吗,他依旧不作声。电影院没有合适的电影,我坐在前厅,不想说话,干脆给他发个短信,“你不想说我是不是不该问,我不知道怎样是对的。"他还是保持沉默。我冲到售票处买了两张数中的福尔摩斯,时间正好。还好,电影还算精彩,翻译得也没有太影响剧情,我们坐在一起,没有牵手,两颗心很遥远。  
  
 远方的家中亲人们在团聚,电话里热闹非凡,朋友们在短信里闲聊,我从来没有这样想家过,眼泪怎样也止不住,干脆到厕所大哭了一场。是委屈吗,还是想家?很复杂的情绪。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