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明天之后还有明天

文档终于在2008年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了鲜活的颜色,这是一件值得开心和庆祝的事情,未来的路还很长,我只知道现在的我是快乐的。

几乎所有知道我这件事情的女友都做出了相同的反应:真觉得不错也同时进行吧,别太投入了,不要放弃跟其他男人认识,多点选择。我知道她们都是为了我好。女人在感情世界中是弱势群体,她们可以为爱而生,为爱而死,整个世界爱情似乎就是唯一;男人们不一样,他们要强大很多,除了爱情以外这世间还有很多东西可以让他们神采奕奕。其实一个人对别人的看法太在乎,或者是很受他人影响的时候,一定是她的内心本身在摇摆。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当我抓狂的告诉他不要等他了的时候,他说如果我还不确定,他给我时间。他问我,如果这样觉得陌生,那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他的。这个问题问得很好,我终于慢慢安静下来,回到了事情的本身。我们之间没有刻意的互相注视,没有任何吸引眼球的其他身外之物,只是在随意的聊天中,每次交流的时间越来越长,直到出差那次我意识到思念这种东西可能在入侵大脑。于是我出差前抛出一个问题,并且有点刻意不要上网,回来后我看到了他的答案。很聪明的回答方式,我会心一笑,这个家伙,是有点趣的,不仅能用我喜欢的方式和我对话,还更高一筹,占我的上风,我喜欢这种感觉。

出差回来去做美容,89年的小姑娘对我说,“姐,你应该穿的更有女人味一点。”呵,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说起女人味,想起这次在广州见到的J。她是购书中心的副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个人,初打交道会觉得她很严肃,谈起业务来非常认真,下属的眼里似乎也是严厉得近似苛刻。跟着领导有幸跟她吃过一次饭,这是第二次。饭桌上的她很是随和,谈起最近在清华学习时去体验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谈起她在剑河上读着徐志摩的诗坐船来回四趟,谈起她每天下班后回家泡澡玩Wii、每周两次瑜伽和一次登山,谈起她梦想的书店……席间我几乎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听她说每一句话,这个女人身材高挑但是素面朝天,外表来说绝对不能称为美女,一件带领的T恤,连眉毛都不曾修饰过,然而那一刻,我觉得她那么的美丽,那么的动人。

一连很多天不在北京,不知道是胃在牵扯整个身体,还是因为夜晚断断续续的睡眠,或者是缺乏锻炼,最近总是昏昏沉沉,打不起精神,面部也有些浮肿的味道。每天上午都是安静的,因为V还在睡梦之中。还好有《冰与火之歌》在陪伴着我,很久很久没有被一本书这般吸引过了,我介绍给身边的几个人,但至今似乎还没有人和我一起去探幽那神秘的王国,也不知道X看到第几卷了。抱起手机时总是舍不得放下,放下后又着急忙慌的进入睡眠,一天的时间开始缩短、切断。偶尔也会感到空虚和虚幻,就像那一天我和V同时感受到的那般,不知道他是为什么,我想我是害怕有一天会厌倦。可能爱情和生活一样都会有复杂的五味,我也想要和淳平一样,勇敢的接受幸福,写出和以前不一样的文字,让敦吉和正吉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