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时间

早晨六点就起床了,洗漱完毕后便坐在电脑前,原本想继续一下中断一年的英语课程练习,无奈话筒还是出现run time error,只好打开阅读器。白天几乎没有时间浏览,于是状态总是显示(1000+),给人一种没有写完作业的感觉。早晨如果起得早,可以跑步,锻炼,读书,练字,或者练习英语课程,就是不能看电脑。前面的那些活动可以让人精神振奋,一天都觉得充实,后者一定导致头脑发昏,肌肉酸疼。这是我个人的体验。起初是打算九点到诊所,复查一下眼睛后立刻去单位,似乎还有很多工作等着我。只是随着分针一点一点推移,加上那些有趣的网站提供的有趣的项目,还有《来丽江,请务必带上你的爱情护照》这样一篇小资文字,再加上手机报上说汪涵打算2010年退出娱乐圈,在自己购置的宅子里隐居四年,整个心就闲散下来,干脆给自己放半天假,在一个正儿八经的工作日把工作先抛开半日。
从去年到这个部门工作之后,像我这样一个一直把工作当成糊口行当的人,突然一下子认真起来。这个被冠名为创新力量而实际上又被从上到下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漠视的部门,牵扯了我太多的期待和精力。心事过重的我,开始失眠,大把大把掉头发,忙碌过后加剧频繁的空虚感和恐惧感,还有那种无助的自我否定和对未来的茫然,上述种种几乎要盖过事情本身带给我的欣喜和快乐。好在领导Q是个很强大的人,我对她的能力很佩服,也一直很情愿和她一起做点事情,可是,今年连她都出现了明显的疲惫和倦怠,部门的其他同事也各有心事,工作的压力却一点也没有减轻,诚然,这不是个好的开头,虽然一年已经快要过去四分之一。V总是在安慰我,我也按照他说的在尽量乐观的想问题,比如,即便是犯下的错误也是一种积累,辛苦和劳累是年轻人应该做的,就算没有了这份工作也有能力再找份工作,everything will be ok.几乎第一次感觉到年轻的优势,错了还可以重来,日子还很长,事情真的是这样吗?但愿吧。
有点可笑,给自己放半天假,结果絮叨的还是工作,或许工作真的是生活的一部分,更好的处理工作才能更好的生活。只是如果金融危机能让世界的运转放慢些速度,那未免不是一件好事情。资本主义这个大机器承载着太多财富的梦想,从而制造着优胜劣汰的危机感,捆绑在某个零件上的我们有权利选择速度吗?早上听新闻说奥巴马要增加教育经费,让美国的孩子在平坦的世界更加有竞争力,又有人在对比制造业上中国和日本德国的可怕差距,还有消息称北京的垃圾处理能力不堪重负,北京城再一次快被垃圾包围,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怎样才能保持镇定,不被吓到?坦白的说,我常常被吓到。所以,很是羡慕X,工作、生活、阅读、娱乐,似乎都不耽误。或许等V回来了,我们也可以。

Blog